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提倡批评与自我批评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8-03-21

   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08-03/21/content_45834.htm

   如今我国在国际上挨骂越来越多,于是有人就来批评骂人者不公,因为那些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没有被充分肯定。

  其实,既然有那么大成就,还有什么可担心挨骂的?事实本身最说明问题。要是骂人者造谣蛊惑,最终必被拆穿。就如日本有人参拜靖国神社,我们当然要提意见。但是,因为参拜靖国神社而受损的,恰恰是那些参拜者与其国家,而非当今中国。

  中国共产党是在骂声中成长的。有些骂,是咒骂,背离了事实基础,所以谩骂者越骂越弱,而共产党越战越强。有些骂,是责骂,用意并不坏,当然也存在没把事实弄清就已开骂。还有些骂,骂人者特懂东方文化,悄悄骂,先扬后抑,先肯定再婉转提出希望,这就符合国人习惯,于是我们引其为友,也就听得进其批评了。

  翻翻历史,可发现我们自己也很会骂。在建国前后,我们曾长期骂蒋介石为人民公敌。我们曾骂铁托和苏联是修正主义,还骂后者为社会帝国主义。上世纪60年代的“九评”,更是公开与苏修对骂。我们骂过“蒋匪”,骂过南非种族隔离制度,我们在几年前还骂过台湾地区上一届领导人,要把李某某扫入历史垃圾堆。

  美国早先有个智者说过:你最好的朋友就是你的敌人。理由很简单,因为敌人天天骂你,促使你改过进步。这种悟性,才是对骂的大智大慧。

  在闭国时代,我们经济落后,财富有限,由人性之弱而产生贪污腐败的程度也有限。同时由于我们实行计划体制,外界对我们了解不多,要逮住证据开骂也难。

  进入开放时代,我国财富迅速增加,我们所见所闻的问题也就不断涌现。光是不安全生产所造成的严重事故,就已触目惊心。问题招来骂声,岂不正常?不仅国人可骂,外国人也完全可骂。即使在一片骂声之中,一些缺德之人到境外投资,还把不安全生产的陋习带出国去,这更易激起与投资当地方的矛盾。这样获骂,更正常不过。

  从教育资源看,我国人口是美国四倍以上,而高等学府只是美国的三分之一。国人平均受高教机会,只是美国一成。我国人口素质的提高,相应面临更多挑战,国家发展也会碰到更多困难,会冒出更多值得批评的问题。所以,在我们解决了挨打和挨饿问题后,我们面临挨骂,完全正常,也是应该。

  一个心态良好者,本该闻过则喜,而不应计较为什么不先肯定我的成绩。后者涉及批评者的公正与技巧,不宜为批评者追究。我们需要面带微笑,欢迎批评,感谢愿意批评我们的一切人士,不管其善良邪恶,对批评所指出的真问题坚决改正。我们不宜计较批评者是否公正,让事实来做鉴定。

  批评的更高境界,是自我批评。等到挨别人批评,还不如自己主动。这既避免面子尴尬,又体现高尚风度,当然,真若有人上门送骂,还得遵守实事求是原则,不能死要面子。

  同时,我们也有权力批评他人,批评正是对被批评者的爱护,就像我们批评美国人权问题,正体现我们关心经受磨难的美国人民。在批评的问题上,各方平等,不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即使将来美国不批评我国的人权问题了,但只要美国还存在人权问题,我们就应该关心爱护美国,继续批评其缺点不足。

  西方常有人就民主做文章,指责我们。我们有些同志对此看不惯,认为要同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殊不知正入对方圈套。民主具有普世价值,这是不可争辩的。并非西方人用了民主,我们就不可再用民主;更不是西方批评了我们,我们就真觉得自己不民主,甚至对用民主作为话语系统感觉厌恶。

  我们同西方共享人类的民主普世价值。民主的定义是多数人决定,并且它假定多数人在多数情况下做出正确决定。然而,这一假定存在求证缺陷,历史提供了大量反例。而且,民主从来没有标准范式,更不是只有美式一种。人们需要研究的,不是民主是否应该成为话语系统,而是中国式民主如何渐进成长,成为世界民主潮流中有意义的一股。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