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新冷战时代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8-09-09

   人类在经历一次冷战后,理应吸取教训,通过合作扩大共同安全。正确对待俄罗斯,尊重历史与现状,与俄形成共赢共存关系,是西方塑造与俄罗斯积极合作的根本所在。
  随着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莫斯科与西方的关系降到了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那么,新冷战是否已经到来?

  什么是冷战?国际体系中以国家或国家集团为行为体的矛盾的对立方在重大政治问题上持续的严重冲突。上次冷战,美苏在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上严重纷争,导致了长达46年之久的冲突,双方甚至为此还各自组织了军事集团。这一冲突,一直延续到矛盾的一方苏联解体才告结束。

  苏联虽然消失,美国对前苏的法定继承者俄罗斯的防范却一刻没有松懈。北约持续东扩,不仅收编了原华约的东欧成员,为此不惜武装支持科索沃独立,而从前苏西部波罗的海沿岸继续东进,逐步抵近高加索。北约快速蚕食苏联解体腾出的广袤空间,竭力压缩俄罗斯希望发挥影响的周边地区,甚至在俄罗斯附近安营扎寨,筑造起导弹防御阵地。

  美国与北约对俄的战略压迫,显示在其战略构想中,莫斯科仍被视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者。从俄罗斯仍然具有的战略打击力与自然禀赋看,华盛顿坚持这般思考似乎不无道理。西方固然要研判俄中印等新兴大国崛起在未来将产生的战略后果,但从现实出发,当前能直接影响西方在国际体系中优势地位的,还是俄罗斯依然拥有的战略打击能力和莫斯科长期以来形成的影响周边的对外思维。

  这次,美俄在格鲁吉亚独立问题上爆发严重冲突,俄不惜采取极具争议的做法,从法律上承认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的独立,反映了美俄战略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已进入白热。可以想象,俄罗斯对因此将承受的国际压力有清醒的判断,但仍认为为预留未来发展空间,必须做出强硬宣示。

  即使是在第一次冷战结束之后,美俄斗争仍是当代世界的主要矛盾。美俄争霸与反争霸,关乎各自对当前与未来国际格局中的定位,因此不会转瞬即逝。显然,俄罗斯认为现在是对自己有利时机——考虑到它与格鲁吉亚的地缘关系和力量对比,考虑到美国当前的内外牵制,考虑到格鲁吉亚本身这次在处理南奥塞梯问题时的严重失误,再考虑到还拥有一把能源和伊朗牌,俄罗斯自认这次胜券在握,不愿再忍。

  以俄罗斯与西方这次冲突的严重性而论,双方矛盾已重返冷战,可谓开启二次冷战大幕。但美俄新冷战又有新特点。顾名思义,冷战非热战,国家与国家集团间的对抗并不导致大规模直接武装冲突,但新旧冷战也有三大区别:其一,全球化时代的新冷战在对抗中兼具更多合作。其二,所波及的地域明显缩小,更少具备全球对抗特性,也不因此组建新的军事集团。其三,对抗时间可能不会长达半个世纪,甚至在民主党入主白宫后即可能缓解。

  人类在经历一次冷战后,理应吸取教训,通过合作扩大共同安全。但实际是北约东扩刻意树敌,支持科索沃独立,抵近俄部署导防,既非增加西方安全,反招俄严重不满。格鲁吉亚现政权亲美憎俄,蓄意挑起冲突。这些消极事件,本都可规避,但是西方在战略上选择与俄对抗,最终激发了这场新世纪的冷战。

  俄罗斯已在法律上承认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独立,短期内肯定无法收回成命。虽然国际社会对此呼应寥寥,但莫斯科仍相信能够抗压,但它崛起环境更受制约,外部境遇不利。随着俄格战争爆发,美国推行国际议程也受更多阻碍,国际关系更为消极,这种有限恶化状况,正为人们担忧。

  虽新冷战在即,但阻碍国家和人民间沟通的藩篱不容长期继续。客观上,逆转冷战势头的积极因素也同样存在。西方在格鲁吉亚问题上进行反思,将有助于避免再次误导第比利斯那位年少气盛的留美总统。正确对待俄罗斯,尊重历史与现状,与俄形成共赢共存关系,是西方塑造与俄罗斯积极合作的根本所在,也将有利于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在独立的道路上逐步折回。        
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08-09/09/content_82284.htm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