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疯狂的石油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8-06-20

世界原油价格在最近一年上涨一倍。甚至在进入2008年后,又在不到半年时间内飙升40%。

  现在,人们在谈论当本月结束油价可能升到每桶150美元,或在年底冲击200美元,甚或在一年后攀上250美元台阶。不妨思想再解放点,大胆展望石油300美元的未来时代。

  与油价上扬相应,世界多处已出现示威,直接威胁各地政治稳定。欧洲已爆发抗议高油价的示威,西欧数万司机集体抗议,要求政府提供更多援助。无油或少油国更是愁云惨淡——约旦当年因为伊拉克馈赠石油而不敢在安理会反对巴格达侵略科威特;现在没了萨达姆的慷慨,只能在两年内九度调高燃油价格。

  油价飙涨还削弱了许多政府的有效防务投入。巴基斯坦已宣布冻结明年军事开支。美法日的部分军机和军舰也已取消活动,以应对油价飞涨而造成的军费贬值。

  以石油消费与名义GDP相比,目前世界已接近上次石油危机的情况,这引起一些政府干预。上月2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允许司法部以限制原油供应与联手定价为由,起诉欧佩克成员。上周四,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又宣布,将对目前的能源市场状况进行调查。

  有多种原因造成油价飙升:世界范围原油需求上升;美元持续疲软;金融投机;产油区形势紧张;以及石油输出国不愿增产。

  首先,需求上升乃毫无疑问。集中在亚洲,就有中印等方同时崛起,以及日本经济复苏,还有韩国这样的世界级经济体对外来能源的需求。我国经济成长率近来每年超过10%,而从海外进口石油的增速更要强劲,必定有助油价上涨。但是,最近四年来世界石油消费净增7.7%,而油价同期上涨4.2倍,这就不是市场需求上扬这一个因素可以全部说明的。

  其次,美元贬值引起油价上升。石油交易多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在美元购买力下降的情况下,石油若要保持原来的“价值”,“价格”上涨便是理所当然。事实上,作为全球主导货币,美国持续走低,已经导致包括粮食在内的多种商品涨价。

  再次,金融投机驱动了油价的大幅增长。过去几年,各种投资基金以数百亿美元计的手笔购买原油期货合同。热钱投机的增多导致原油相对稀缺,形成原油期货市场中“物以稀为贵”。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期货投资者正通过努力推高油价来“自己实现预言”。

  至于欧佩克为保证“石油美元”的购买力不愿增产以及一些产油国产能下降,自然也会引起人们对石油供应稀缺的预期。

  对中国这样的石油净进口国,高油价时代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但这也在客观上扩大了主要能源消费国之间的共同利益,使合作成为一种必须。包括加强联合打击国际金融投机行为,给高油价降温;合作开发新能源,比如开采油岩、油砂等过去被认为开采不经济的油源,寻找更高效清洁的替代能源等——作为两个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美刚刚签订的《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文件》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共同促进国际政治稳定,致力于消解伊朗、伊拉克等产油国的不稳定因素。

  其实,世界石油的需求高峰和产出高峰都还没有真正到来。目前的高油价与其说是石油用罄的征兆,不如说是国际经济政治发展的病症。对此,作为一个改革开放已有三十年的国家,我们应理性应对。一味埋怨油价上涨或是辩解矛盾与己无关,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当务之急是在主要的能源消费国共谋建设战略合作关系,共同面对也许终究是不可避免的高油价时代。至于供应方面,我们只能加强与石油输出国的协商,期待它们增加产出,而无法强迫它们增产。

http://news.sina.com.cn/w/2008-06-20/034214045951s.shtml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