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如何看待美国的作用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8-09-24

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08-09/24/content_85579.htm


   美国正在遭遇一些麻烦,于是关于美国领导世界的问题再度引起世人关注。

  美国碰到麻烦是实实在在的:股市和房市都不太灵光。华尔街的百年大投行说倒就倒。靠着技术革新和劳资关系调整,资本主义最近风光过一阵,但眼下却风声鹤唳,不免使人联想起革命导师说过的资本主义危机论。

  美国财经不够景气,其他大型经济体也好不到哪里去。日本为了维持其社会稳定,早在低迷经济中挣扎十多年。最近我国的两市也屡屡沉浮,而上周俄罗斯的股市财富在一天内就消失五分之一。因此,美国的困难也非它专有,在全球化时代,无论哪家都很难独善其身。

  当美方对全球事务越发力不从心的时候,人们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悲哀?对此我们还需有个正确的态度。

  美国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崛起为超级强国。二战后美国外交错误累累,不仅阻挡世界进步繁荣,而且妨碍美国的正义伟大——君不见美国能预见却不能规避冷战,它反共却不愿与社会主义阵营和平共处。美军占领日本却不去根除东京的军国主义基础,美国帮助我国收复台湾却又以武力支持中国内战。华盛顿同情犹太复国却无视巴勒斯坦合理权益等等。战后60年世界不得太平,美国负有一定的重责。

  毋庸讳言,美国也曾担当责任,因此也获得一定尊重——美国长期驻军日本,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日本重振军备的理由。美国出台“马歇尔计划”,帮助了西欧恢复经济。美中合作抗苏,同时改善了中美安全处境。美国领兵攻打伊拉克,毕竟解放了被侵略的科威特,对稳定世界能源形势不无益处。这些事情的背后,都有美国自家的战略考量,但它们同时产生世界公益,也是毫无疑问的。

  美国从来是个令人可爱并可恨的国家。它创造的某些国防科技本来是用来对付其他国家,但后来却被全人类享用。它自封的君权神授简直荒谬透顶,但它对人性弱点的深刻认识使它从立国之初就在人类竞赛中处于某种优势地位。美国的崛起,就有其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的成功。美国至少在谋取自身国家利益的同时,给世界和平与稳定带来了不少公共产品,这是它维持与提升国际主导性的根本原因。而当美国自私自利甚至严重违反包括它自己订立的国际规则时,它也就会遭到反对。

  深刻认识美国的实力与它的两面作用,必然会对美国的现实地位与作用有个清醒的看法。

  首先,美国虽然相对实力下降,但综合实力还强得很,它解决一、两个问题的能力还很强。最近美行政当局竭力推动美印核协议并获成功,就是一例。就综合实力而言,当今的国际社会还远不是摆脱美国影响力的时候。

  因此,认识到美国并非在世界上一概起消极作用,国际社会在感谢美国(以及任何其他国家)在国际事务中起积极作用的同时,还应当鼓励美国(以及任何其他国家)在世界事务中继续担当积极作用。人类合作,集体性积极发挥,才是地球人的正道。

  其次,美国相对实力下降,它能发挥的影响力总体上也会下降,包括积极的作用,也包括消极的作用。从消极作用的方面,美国少发挥些作用倒是好事,既可少折腾美国,也可少麻烦他国。美国听来可能不舒服,但它最终能从少犯事中减少损失,日后它也会明白。所以,我们不必因为美国眼下不济,就眼看美国犯错也不去制止。

  过去各国无力制止美国出错,敢怒而不敢言。这个状况虽未根本改变,但情况正在起变化。我们希望世界能平衡发展,13亿人的国家不能经济实力总是美国的一个零头吧。毛主席曾说:“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这个能力应该是更多制度与技术创新的能力,更多创造物质与精神文明的能力,更多与世界合作维护人类和平的能力,更多维护正义制止国际不公的能力。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