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中国和新的权力平衡
沈丁立

chinaelections.org 2008-10-03

   最后一个与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苏联在1991年瓦解了。但是,除了其军事实力以外,苏联从来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制约美国的影响。在八十年代末,日本看似可以挑战美国在工业上的领先地位,但是到了九十年代日本失去了它的竞争实力。中国自身也许想要在多极化的世界中成为一个大国,但是其整体实力不足令其难以长袖善舞。鉴于这些现实因素,中国认为扩大中的欧盟有可能制衡美国实力。

  在经济产值上,如今的欧盟与美国并驾齐驱。但是欧盟尚未建立强大的防卫系统以有效地应付地区性紧急局势或者全球性需要。当这一系统建立之时,应该具有何种实力、以及如何与美国相比呢?

  中国在评估美国实力的时候密切关注美国有关单极世界或者多极世界是非曲直的辩论。有些美国人赞成由美国统领的单极世界。这样一个美式和平可以让美国以较少的代价予以维持,但是如果美国像在伊拉克问题上采取错误的政策,那么整个世界都会担忧。

  美国当然有权限制那些进行9/11袭击的恐怖分子。但是“反恐战争”并不能够开脱美国攻击一个主权国家并且推翻其政府的决定。美国的推测是错误的,也就是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且与2001年的恐怖攻击事件有牵连。

  美国不顾法国、德国、俄国、中国以及其他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的强烈反对发动战争。法国和德国从那时以来寻求恢复与美国的关系,但是继续反对这一战争。欧洲一直关注中东问题,而中东也由于这一战争而变得更为不稳定。美国的领导地位成为了这一场战争的牺牲品。

  在中国,欧洲独立防务通常被视为是多极世界中所必需并且有效的。欧洲独立防务的概念体现为欧洲安全和防务政策、欧盟快速反应力量以及各种不同的政策使命。中国认为,在大多数安全问题上,欧洲独立安全和防务政策目前模仿美国的安全利益,因为欧盟和美国具有共同的人权和民主价值观。而且,许多欧盟成员国同时向北约保证投入其防务实力,而北约从成立以来一直由美国领导。

  但是欧洲独立安全和防务政策得以全面落实后就不一定无条件地追随美国,特别是如果美国的政策继续像在伊拉克问题上那样偏离国际法准则。欧洲在获得了泛欧防务能力之后就有可能发挥比当前更为独立的作用,管理欧洲内部的安全关系并且履行全球使命。

  中国欢迎欧盟扩大安全作用。尽管中国对欧盟实施国际干预存有戒心,但是,出于几个原因,欧洲独立安全和防务政策的实质和模式则有可能赢得中国尊重。首先,中国领导人注意到,使命的合法性在该政策中居于首位。目前为止,该政策所有的使命都尊重国际法和争议各方的政府安排。其大多数军事或者警察使命都建立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基础之上,而且欧洲以外的使命也是受到当地政府当局邀请所为。

  当然,该政策的安全使命即使遵照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也未必在联合国系统内运行,这是因为欧盟偏向于其独立的领导作用。该政策并不一定要求安理会授权作为其使命的先决条件。而且,它也在执行使命上保持独立作用。但是,与美国相比,该政策在中国眼里更为关注得到联合国授权的国际合法性。

  第二,该政策关注良好管治以及机制建设。欧盟力求恢复或者建立人权、稳定和繁荣。在欧洲以外,该政策努力改进管治而非政权更替。而且欧盟还经常援助各国政府改善安全条件。

  第三,该政策向国际合作开放。欧盟既与非欧盟国家,例如加拿大、挪威和土耳其等北约成员国合作,也与申请加入欧盟的国家合作。该政策与联合国和非洲联盟、东盟等其他地区性组织合作。当欧盟主动的时候往往会在这些合作中发挥主要作用。

  人们有理由预计中国将会继续接受独立欧洲安全机制。人们几乎不比担心该政策会干涉台湾问题等中国内部事务。实际上,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独立的欧洲。而且从这一点上来看,中国现在直面一个真正多极化的全球体系为时并不太早。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35336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