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好’制度,‘坏’制度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8-10-22

   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08-10/22/content_89982.htm

   西方资本主义体系正在面临严重的危机。表面上,这是一场由次级房地产贷款危机所引发的严重金融风暴。但在实质上,这是由于资本主义世界的生活方式与其政治与经济制度所导致的必然的全面危机。

  西方信仰完全的市场经济制度。虽然市场经济是人类普遍循用的一种经济方式,但市场经济论者还是信奉市场这只无形的手能将一切供需矛盾通过自然调适而获得解决。自由资本主义根本就不认可政府的干预,认为权力干预违反了自然法则。即使是权威资本主义,也只是强调政府的有限干预责任,它仍然在本质上肯定市场经济人在市场中的自发调适作用,仍然认为政府的介入只能起次要作用。

  当我们受计划经济之累而没有充分发挥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时,人们在一段时间内颇受市场经济的忽悠,以为市场就可包治百病。事实证明,这是十分幼稚的念头。计划经济的根本不足,不在于计划本身,而是认为经济是可以被精确计划的假设并不正确。在人间社会中,公众的需求和愿望,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被精确量度,并成为生产满足的前提。而只要不严格计划,就是适当有所规划和监管,那么需求预判和生产规划的适度关联,恰恰是避免人类个体理性与群体非理性的合适方案。

  当市场经济被吹得天花乱坠的时候,它曾经被说成是超越主义的人类资产。这种理论的幼稚,就如同夸夸其谈计划经济也是超越主义的人类智慧一样的幼稚。的确,计划经济就该是人类共享的经济智慧的一支,但资本主义社会绝不会这么看待计划经济。在自由资本主义世界,计划经济简直是洪水猛兽,是专制集权的代名词。而昔日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在寻找改革的出路中,有些人忽然捡逢市场,于是对其奉若神明,剥去其资本主义的外衣,发现其全人类的通性,可惜只是一厢情愿。

  市场中无数理性的经济人通过供求差谋求经济利益。本质上,市场中并无任何定规来指出无数理性的个体行为最终必定形成为同样理性的集体行为。这如同无数个人在十字路口驾驶汽车,每位都按照自身的逻辑在争取最佳的时间和空间通过。但在缺乏警察与监管下,个人理性的集合,完全有可能形成整体非理性的无政府状态。一个无警察无其他交通管制的国家,民众在互不协调的情况下必定车祸百出,一片混乱。

  那些被马克思批判过的原教旨资本主义,就是放弃了国家监管,听任市场漂流。由于市场法则的某些合理性,市场经济并不总是崩溃,或不经常崩溃。但其总体的非理性使其崩溃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也就是自由资本主义命定崩溃,这是革命导师在很多年前就指出过的。无论去年升起的次贷危机,或是近来爆发的金融风暴,一概都是经济整体失序的宏观表现。

  无论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都有其内在的合理性。但是,如若不恰当地夸大了其中任何一支的功效,都可能适得其反,反将放大其各自内在的本质缺陷。就房市暴涨暴跌而言,究其实质,就是资金和房屋供需是否适配的问题。人类希图过上好日子是一回事,但在没有能力获得时靠纸上画饼来自欺欺人,这样获得的信贷其实并无沉甸支撑,最终泡沫破灭,人类反而变得人人自危。

  十多年来的美国新经济,将一个浮华的物欲世界推向了极致。在这个极度危险的世界中人们居然不能感知风险,无论是其政府还是人民最终都成了自由资本主义的牺牲品。显然,这不会是资本主义最后一次的经济危机。只要人无限获有的贪欲不受遏止,只要敢于承受无限风险的投机冒险继续存在,资本主义就不可避免地出现经济危机重复,其损害的还是大量的普通民众,甚至是全球化时代的各国民众。

  人们所思索的真理,也就是如何摆脱周而复始的这种巨大危险。怎么利用市场经济使民众在有限风险的情况下从事大量日常的经济活动,同时又使用规划与规制使经济的整体发展有所方向,并在政府有效监控下最大限度地避免社会经济动荡,就是目前还在发酵中的危机带给人们的思考。相信灾难过后,人们会变得聪明起来,会选择不走极限的平衡发展道路。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