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实力绝对提高,地位相对衰落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8-12-09

   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3/node103/userobject1ai137967.shtml

   核心提示:美国尽管面临严重危机,但它还有较强的自我纠错机制,总会转危为安,美国硬实力也可期待再度扶摇而上。不变的,仍然是美国的霸权思想,以及它霸权实力的继续相对下滑。

   美国尽管面临严重危机,但它还有较强的自我纠错机制,总会转危为安,美国硬实力也可期待再度扶摇而上。不变的,仍然是美国的霸权思想,以及它霸权实力的继续相对下滑。

  年底时分,美国行政首长交替即将进行。这时来谈美国霸权,用意是看美国未来的世界地位。

  不排除确有美国人也反霸,但美国霸权是指其主流意识形态,即美国精英的主流和多数美国人主张维护美国的世界主导地位。若以公平竞争手段达到目的倒也罢了,问题是在每届美国总统批准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美国行政当局总是喋喋不休地谈只准美国领导世界。在美国军方的建军指针中,更妄称不准他国染指太空。

  谁给美国这种权力?太空固然是美国的,但并非唯一是美国的。太空是美国的,是在美国是全人类一部分的意义之上,而在这个意义上,太空更是全人类的,美国只是其中一部分,与其他国家平等,没有什么特殊。

  美国霸权思想的宗教基础是君权神授。有些美国人自认为霸权有利稳定,其压倒性霸权的物理基础是基本力学,对于人类活动这种远比力学复杂的社会运动,光有压倒性力学是不够的,人类更需要道德与法制。那就需要行事原则与规范,以及当严重触犯法规之后所面临的制裁安排。

  由于没有一国能够保证其任何时候的内外活动都能符合人类规范,所以整个国际社会需要有能够制约任何单一国家严重违规的制度和能力。和谐、和平是人类的行事原则,力量制衡则是力学的另一种美,是人类具有可信度的安全基础。

  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霸权在不断膨胀的同时,也时常受到挫伤。朝战与越战的结局,对美国打击不小。但美国在舔平伤口之后,往往借着国力积蓄又开始新一轮膨胀。在最近十年中,我们看到在克林顿政府提升美国经济力的基础上,布什政府对外大肆挥霍美国国力,罔顾国际法制,动辄发动一场它所无法控制的战争,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形象,结结实实地削弱了美国的霸权地位。

  这也反证了为什么不能接受单一霸权。从理论和实践上,人们都无法论证单一霸权必然不犯严重错误。当然,这不是提倡多元霸权。人们真正希望建立的,是多元平衡结构。不是多霸,而是用多元民主和全球整体力量制衡任何可能出现的霸权,保障世界民主和平的发展。

  搞霸权,还得有底气。谈论美国霸权兴盛的另一层面,是美国霸权硬力量是增强了还是削弱了。在这方面,国内外论述汗牛充栋,经常辩得不可开交。我的一贯思想是:美国的整体经济实力还在上升,自二战结束时它的绝对与相对经济力量达到全球巅峰以来,美国绝对实力还在不断上升,而在全球化时代下它的相对实力却在下降。在当代,美国解决一、两件大事的实力还是有的,譬如美国为了挽救美印核能合作协议,靠着总统和国务卿给各国领袖打几个电话仍可达到目的。但是,美国要靠自己的力量同时解决几个大问题,正越显力不从心,它相对衰退正越发明显。

  最近一年来美国的房市与股市暴跌,更是重挫美国锐气,令世人怀疑美国的政经模式与绝对霸权是否也在出现动摇。短期内美国已经出现经济绝对衰退的现象,这更构成了这次白宫换马的风雨背景。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尽管面临严重危机,但它还有较强的自我纠错机制,期待中的奥巴马新政便给了人们这种希望。尽管金融危机还未彻底制止,但在全球化时代各国通力合作的努力下,总会转危为安,美国硬实力也可期待再度扶摇而上。不变的,仍然是美国的霸权思想,以及它霸权实力的继续相对下滑。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