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小布什政府对朝核外交失败
沈丁立

《新民周刊》 2008-12-29

   http://xmzk.xinminweekly.com.cn/gcjzl/200812/t20081229_2144718.htm

   无论是对小布什政府,还是对奥巴马政府,朝鲜在战略上都不会选择弃核。

   随着年底最后一次“六方会谈”几乎无果而终,美国迄今为止的对朝核外交宣告完全失败。所谓失败,就是相对于预期目标,最终后果偏离准星。所谓完全失败,那就是彻底脱靶。

   这个“靶”,也就是目标。在2001年1月20日小布什总统上台时,国际社会相信那时朝鲜还没有核武器。尽管美国当时也在怀疑朝鲜秘密发展核武器,但还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朝鲜已取得核武突破。

   所以,美国当时对待朝鲜核计划的目标是朝鲜不发展核武器。进入到2003年,“六方会谈”启动,美国则又要求朝鲜弃核。按美方要求,朝鲜必须放弃一切核计划,包括民用核计划,那朝鲜就更不得进行核试验了。2006年10月之前,美国对朝鲜核政策的底线,是朝鲜不能突破发展核武器的标志——试爆核武器或核装置。

   但是,在2006年10月9日,朝鲜“悍然”进行了核试验,也就是朝鲜突破了美国的底线。这一时刻,是朝鲜核计划的分水岭,朝鲜从此走向了核武器计划公开化的不归路,宣告了美国要求朝鲜弃核的严重失败。

   此后美国的失败接二连三。在朝鲜核试后“六方会谈”的两年中,朝鲜并未以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讲清它究竟取得过多少数量的钚,更谈不上裁减了多少种此类裂变材料。在小布什总统下台前,他拿不到任何朝鲜弃核的实质性让步,这使布什在美国总统史上的地位岌岌可危。

   确实,在朝鲜核试后,美国对朝态度发生了显著变化。美国政府一反曾对朝鲜的所谓“邪恶轴心”与“暴政据点”之定位,开始了同朝鲜的直接对话,并在以“行动对行动”的互动方案中,对朝鲜做出了一定妥协,率先采取了一系列主动措施:解除对朝金融制裁、暂时将朝鲜从美国的“支恐”名单上去除、首先向朝提供重油、对朝的弃核可暂不追究其铀浓缩计划,等等。

   但美方的示好并未尽达目的。在朝鲜没有核试之前,美国认为朝鲜“邪恶”。按理,朝鲜的核试只能使美国将其看得更为“邪恶”。恐怕布什政府内心就是这么看的。但在实际上,恰恰是朝鲜的核试使得美国开始尊重朝鲜,美国甚至为了朝鲜弃核而背弃了它先前确定的一些原则,这必然使朝鲜深感其核牌打得有效,并无比珍惜其历尽艰辛取得的核武能力(起码是疑似核武器能力)。

   在朝鲜核试以来的两年中,美国被朝鲜牵着走,处在完全被动状态中。由于朝鲜以核试证明了它的某种核威慑力,美国失去了对朝动武的底气。之后,美国就只能按照朝鲜的表面逻辑,以放弃对朝的敌对,来换取朝鲜弃核。放弃对朝的敌对,就必须与朝鲜直接对话,放弃对朝鲜的诸多制裁与限制,给朝鲜以一定形式的安全保障,给予朝鲜一定的经济援助,与朝鲜逐步关系正常化。

   问题是,即使美国采取了所有这些措施,甚至首先采取这些行动,朝鲜是否就会承兑其诺言,“全面、可查证地”弃核?可以说,这种疑虑是十分现实的。国际关系具有不确定性,任何关系的改善与恶化都是可逆的,朝鲜不能排除未来朝美关系的不测。在特定情况下,美国改善与朝鲜关系的所有措施均可逆转,所以朝鲜不可不防,“不可逆”的弃核至少是朝鲜现阶段所不能接受的。

   在过去5年的“六方会谈”中,人们看到朝鲜从没有核武器到通过核试证明其发展核武器的意志与能力。朝鲜坚决反对一切弃核,坚持不能接受美国提出“全面、不可逆、可查证”的弃核标准。显然,小布什政府已不可能获得朝鲜任何实质性的弃核进展了。在本次“六方会谈”上,朝鲜坚持不允许采取更能“可查证”的弃核措施,无非是反映了朝鲜反对真正的弃核。

   小布什政府对朝核政策的失败,关键在于美朝关系的互动仍然造成了朝鲜核试。在核试之前,冻结朝鲜的核发展,仍然在政治上是可能实现的,因此可以冻结朝鲜名义上的核武器发展。但是,在朝鲜一旦通过核试突破了核武发展后,朝鲜弃核只剩下理论上的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朝鲜在现阶段是不会真正接受弃核的。无论是对小布什政府,还是对奥巴马政府,朝鲜在战略上都不会选择弃核。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