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布什8年外交亮点
沈丁立

《新民周刊》 2009-01-26


http://info.news365.com.cn/was40/detail?record=1&channelid=25277&searchword=+%C8%D5%C6%DA%3E%3D%272008%27+AND+%C8%D5%C6%DA%3C%3D%272009%27+AND+%D7%F7%D5%DF%3D%C9%F2%B6%A1%C1%A2+

   被称为“跛脚鸭”总统的小布什正式卸任了。他在此前的告别讲话中,对自己过去8年的执政进行了总结,肯定了自己的外交政绩和良好意愿,同时也暗示自己的某些做法还可以调整,这被认为是指同反恐战争有关的政策。
   从消极的方面看,布什对外政策留下了两场战争和两大核问题,这是布什在其总统史上挥之不去的阴影。但布什的亚太政策仍然可圈可点,尤其是中东防扩散政策取得了相当的成功,虽然这可能是歪打正着的。
   布什外交的弊病,已被世界广泛批判,本文不再赘述。其实我们看到,即使从当前来看,这位总统的外交施政也仍然不乏成绩。
   首推是其亚洲外交。毫无疑问,自布什总统于2001年上台以来,美国同亚洲大国的关系取得了普遍改善。国土纯粹在亚洲的大国有三个:中国、印度和日本。这三国的人口和经济规模都在世界水平,政治、军事与科技能力(潜力)也都名列世界前茅。
   在对华关系上,布什在意识形态上对中国深怀成见,在上台前就定位中国为美潜在战略竞争者。布什政府上台70天就碰上了中美撞机,进一步证实了他的如上判断,因此也发出“美国将竭尽全力协防台湾”的威胁。但鉴于“9·11”事件的发生,布什政府被迫调整国家安全政策的排序,将反恐、防扩散、地区稳定与新兴大国崛起确定为其所需处理的四大安全要务。这样,中国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威胁”地位降到了第四,这为两国关系在最近7年的持续稳定争取到了重要机会。
   中美关系相对稳定的发展,是两国政府共同努力的结果,当然也是布什政府在“9·11”事件之后予以更多重视、积极维护的成果。双方在反恐与防扩散问题上加强了合作,在维护中亚和南亚的稳定上具有共同利益,两国合作在联合国安理会上一再通过决议,对朝鲜和伊朗推进导弹与核计划进行谴责并制裁。中美还就反对“台独”、进行经济与金融合作、深化市场开放、保护知识产权、开展能源和环境协作等进行了对话,这些都可被认为是布什外交的亮点。
   在对印关系上,近年来美印关系有迅速升温的趋势,突出表现在布什政府强势推动美印民用核能合作,改善两国在高科技领域的交流,增进华盛顿与新德里之间的战略互信。这些做法无疑引起美国内外的争议。但从美国的利益来看,它付出这些代价的收获是借此加强对崛起中的中国的牵制。虽然我国难以认同如此背景下的美印关系改善,但从美国的全球利益出发,美印战略关系的提升却是布什政府的外交资产。
   而在对日关系上,同样,在布什执政年代,美日关系十分坚固,双方信任关系稳定。美日确立了双方外长和防长的“2+2”对话机制,强化了同盟战略对话。日本对美国的伊拉克战争给予了政治支持,还派遣了自卫队前往战后伊拉克维和。日本对美国驻军的调整也给予了财政支持,使美军在日本和亚太的前沿部署有了更多纵深层次上的弹性,维护了美国在亚太的军事威慑。虽然日本对美国与朝鲜核对话中显示的妥协相当不满,但还是以美日关系为重,进行了自我克制,因此从整体上反映了布什日本外交的成效。
   其次,在防扩散方面,虽然布什政府为了改善同印度的关系而削弱了防扩散制度,而且美国以防扩散名义对伊拉克发动的先发制人战争并未被事实所支持,甚至这场战争还可能起了刺激朝鲜加速核武器发展的作用,但在中东地区,美国的军事行动可能起到了一定威慑作用,在客观上逆转或减缓了该地区一些国家的核扩散进程。中东地区核扩散形势的逆转或缓和,对改善中国崛起后面临的地区安全形势有利,这无疑是布什对外政策所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