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奥巴马主义’已初具轮廓
沈丁立

《新民晚报》(采访) 2009-02-13


 http://info.news365.com.cn/was40/detail?record=6&channelid=38359&searchword=+%C8%D5%C6%DA%3E%3D%272008%27+AND+%C8%D5%C6%DA%3C%3D%272009%27+AND+%D7%F7%D5%DF%3D%C9%F2%B6%A1%C1%A2+

  “奥巴马主义”已初具轮廓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沈丁立教授
   奥巴马航船已经启动,这位风靡美国的年轻总统承担起民众的万千期待,开始了远航。奥巴马号能行驶多远,取决于他的能力和远见。从就职以来的三个星期看,面对内政外交的无数难题,他还是信心满满,内外兼修,指挥有序,逐步呈现出自己的特点。
   初具轮廓的“奥巴马主义”既延续民主党的历史传统,也与上任共和党的一些政策对接。奥巴马坚持本人的执政理念,尤其在危机形势下的务实应对给人印象深刻。这种踏实作风,与其就职演说中表达的“谦卑”、“协商”理念相吻合,也在逐步渗透到奥巴马的对外政策之中,突出反映在拜登副总统上周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讲话,“美国和世界相互需要,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将把外交置于武力之上”。
   但人们也注意到,无论奥巴马如何标榜革新,作为基督徒的他有许多基本理念与其他总统一脉相承:美国优先,美国安全。他既强调国际合作,反恐防扩散,也突出反共意识形态,防范大国崛起。这些都在他上台以来三个星期的表现中有所体现。
   
欧洲战略  扩大同盟  寻求合作  牵制俄国
   问: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在处理与欧洲关系方面有何新意?
   答:奥巴马主义外交政策的欧洲部分,通过拜登副总统在慕尼黑的讲话已经得到较多的诠释。可以看到,奥巴马欧洲政策的基点是美国在欧洲的盟友,为此美国要扩大同他们的合作。同时,美国将加强同俄罗斯的联系,不能让美俄关系继续漂移。
   显然,奥巴马政府不认为北约东扩应该停止,拜登要求北约国家在阿富汗战争问题上加强同美国的合作。在反恐等问题上,美国无力单独予以对付,必须要求其他国家做出更多的贡献。在提到与格鲁吉亚欲加入北约相关的问题时,拜登认为每个国家都有独立权利决定与谁交朋友,其他国家不应予以干涉。奥巴马政府近期可能得到的最大回报,是法国可能正式决定重返北约,这将具有重大的政治和军事意义,将被视作是奥巴马总统外交的成果。
   美国与欧洲关系中的很大一块,是美国在欧洲部署弹道导弹系统。去年,美国同捷克和波兰分别签署了部署反导拦截器和雷达的协议,引起了俄罗斯的极大不满。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宣布,由于美国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俄罗斯准备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系统,并针对美国部署的反导新部件开展无线电电子压制。但在最近又发出信号,暂缓在加里宁格勒部署导弹,以便奥巴马政府相应释出友善信号。
   在举世瞩目的情况下,拜登副总统代表奥巴马确实就美国是否实施在波兰和捷克的反导系统做出了表示,但令俄罗斯失望的是,美国没有表示将听取俄罗斯意见而取消这一计划。拜登代表做了两点表示。其一,美国还将继续研发反导系统,是否部署取决于这一系统的技术有效性和成本有效性。也就是说,只要技术过硬,只要经济与安全指标上投入产出有效,美国就将部署。其二,关于是否部署,美国也将听取欧洲国家与俄罗斯的意见。
   这一政策,同布什的政策相比有所缓冲。布什的政策是,名义上只要伊朗对美国构成了导弹威胁,美国就要部署,而系统是否过关,是否划算,俄罗斯是否反对,都不是决定是否部署的因素,这使俄罗斯十分愤怒。在俄罗斯看来,伊朗对美国构成导弹威胁是无稽之谈,美国这么做的目的是在军事上压制俄罗斯。尽管因此军事意义实质有限,但在北约框架下拉拢波兰和捷克,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才是美国的真实意图。
   奥巴马的欧洲反导政策,大体回到了克林顿的国家导弹防御政策。克林顿总统后期推行了进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研发,但面对国内外诸多质疑,不得不宣布未来是否真正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必须经过技术有效、成本有效和国际反应的三项评估,从而暂时避开了风波。现在克林顿政府的一批官僚在指导着奥巴马总统的欧洲反导部署政策,试图通过目前阶段既不肯定也不否定是否部署的做法,在上台之初暂且缓和与莫斯科的关系。其做法是既给俄罗斯希望,又不给它保证。
   奥巴马政府的这种滑头做法,难以真正取得俄罗斯对它的尊重。在相当的程度上,人们可以判断这个政府未来将明确延续布什政府的做法,确实在欧洲部署导防。它确实会听取俄罗斯意见,但不会允许俄罗斯否决美国的意图。在导弹防御问题上,几十年来美国两党的根本做法是一致的,就是前赴后继地确保美国绝对安全。在这个问题上,奥巴马的确切政策还有待观察,但他很难改变美国的根本价值观和安全观,合作安全的目的也只是让别国与其合作,但它的政府会用外交的方式更多给其他国家与其合作提供机会。
   近来正当美国计划向阿富汗增兵3万之际,却传来中亚国家吉尔吉斯要求美军撤出在马纳斯空军基地的要求,这无疑令奥巴马恼火,因此这次拜登在慕尼黑公开表示美国不怕,会有替代办法。联系到白宫新主人继续推进北约东扩,不愿停止欧洲导防部署,拒绝承认俄罗斯合并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反对俄罗斯将碳氢能源当作外交武器,可以预计美俄关系在奥巴马总统任内仍将矛盾连连,难以改善。美欧关系也将因此受到牵连,出现紧张。
   
反恐防扩  对伊和谈  对朝对话
   问:对于伊朗和朝鲜这两个美国外交“黑名单”上的国家,奥巴马是否会秉持前任政府强硬的态度?
   答:奥巴马上台后,一再对伊朗和朝鲜抛出橄榄枝,表示愿意同它们直接对话,将把外交置于军事之上,力图以外交方式解决这两个国家的核问题,但奥巴马对伊朝核外交也有原则,就是那两个国家必须弃核:朝鲜放弃核武器计划,伊朗放弃铀浓缩计划。奥巴马政府表示决不能接受这些核计划。
   今年以来,朝鲜一度姿态强硬,表示它没有同美国改善关系仍然可以活,而没有核武器不能活,所以它决不会弃核。最近又传朝鲜最快于下周再度试射“大浦洞2号”远程导弹。但大家都知道,这些战略武器不是用于对付日本与韩国,而是威慑美国。对此,奥巴马政府还需拿出办法,即使是启动美朝双边谈判,也需要将朝鲜弃核的球继续转起来。
   由安理会五常加德国在上周举行的新的一轮“六国会议”,是推动伊朗停止铀浓缩的新尝试,但是仍然脱离不了“大棒加胡萝卜”的程式,即只要伊朗继续铀浓缩就对它加强制裁,而若是伊朗听话的话就给予奖励。看来,奥巴马政府也不能免俗,即它拿不出新办法来有效对付伊朗与朝鲜,这两个核问题的僵局还将继续。
   作为奥巴马政府提出的与伊朗开展强有力的外交行动的一部分,美国女子羽毛球队近日接受伊朗羽毛球联合会邀请,拟于2月3日在美国政府资助下前往伊朗,参加法吉尔国际羽毛球比赛等项活动。但美国队没有获签,理由是申请签证时间过晚。为此,伊朗羽联向美国队表示了歉意,美国队今年夏季还将邀请伊朗队前往美国参赛,这场“羽毛球外交”看来仍有希望进行。
   有报道说,美伊民间交流近年有所增加。美国国务院数据显示,自2006年起,已有超过250名伊朗艺术家、运动员和医疗人员入境美国,参加各种交流项目。奥巴马总统也已请美国专家同伊朗展开了秘密高层会。
   
亚洲战略  日本为先  中国为重  稳定东亚
   问: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在处理与欧洲关系方面有何新意?
   答:相对于欧洲战略,奥巴马的亚洲战略浮出水面得更晚,那是因为美国的跨大西洋同盟关系相对简单,封堵俄罗斯的政策也是既定国策,只是奥巴马政府要做得让莫斯科愉快地接受。从这个角度看,最近的几届美国政府还是把俄罗斯视为比中国更严峻的挑战。确实,从核武器能力、从石油武器能力、从俄罗斯体制转型难如美国人意而言,俄罗斯比和平崛起的中国更令美国难受。
   美国对中国的定位,在经过冷战结束以来的四位总统六届政府后,已形成了较一致的看法:美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有所不满,但拥护中国改革开放。美国欢迎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富强,但希望双边贸易公平。美国不认同中国所有的国防政策,但欣赏并感谢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已经起到的负责任的作用。美国预见中国的进一步崛起和在更多地区和世界问题中发挥作用,只要这种作用须是“和平积极的”。同时,为防范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美国将继续发展超强的军事实力,包括走向太空,以维护其长期主导全球事务的地位和能力。
   正是由于对中国地位和作用以及同中国相处之道的普遍共识,中美关系在过去的十年中走得更趋稳定。但也由于中美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根本不同,中美相互猜疑与防范仍是两国关系的现实。为此,奥巴马可能继续延续冷战做法,将同日本的关系定为美国亚洲战略之锚,也可以解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东亚之行的首站定于日本。
   尽管美日关系是美国亚太关系的政治与军事基石,但美国与我国的关系事实上已越来越成为中美各自福祉与地区稳定的基础。无论是给美国提供大量的生活资料,还是合作稳定地区形势,协作地区反恐与防扩散问题,甚至在当前合作稳定国际金融局势,在未来多边减排与裁军问题上,都需要中国的积极参与。在所有领域,美国对中国的需求与期待已经超出了其他国家。
   
小结
   可以认为奥巴马主义的外交部分与克林顿主义和布什主义在国际战略方面不会有太多差异:都强调美国利益,推行太空攻防,推行导弹防御,推行同盟政治,推行北约东扩,一边沟通中俄,一边限制中俄。但是,就其采取的合作手段而言,将更接近克林顿总统的第二任期。就重外交甚于军事而言,甚至还可能胜于克氏,但读者不能忘记,一切手段都是服务于目的的。毋庸讳言,中美之间存在诸多矛盾:在意识形态领域,在太空安全领域,在台湾问题上,在公平经贸领域,在能源环保领域等等,都需要两国相互尊重,创新路径,寻求和平共赢。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