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内贾德之胜,美国之败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9-06-12

   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3/node103/userobject1ai173877.shtml

  内贾德的成功,也就意味着美国领导人最近几年来对伊朗政策的失败。

  新一轮的伊朗总统大选刚刚揭晓,伊朗内政部长宣布,现任总统内贾德高票连任。

  既然内贾德以多数票当选,想必多数伊朗人是为此高兴的。内贾德的连任,无非反映了伊朗民众对他施政的肯定,其中必然包括了肯定他的对外政策,包括核外交。

  内贾德的成功,也就意味着美国领导人最近几年来对伊朗政策的失败。在对伊朗的根本战略上,美国坚持不允许伊朗发展核武器,因此不允许伊朗发展独立的核燃料循环,在现阶段不允许伊朗进行铀浓缩。这也可以理解,美国担心伊朗以民用铀浓缩为借口,发展能进行军用铀浓缩的技术能力,为突破核武器的发展进行能力储备。

  6年前,伊朗长期从事秘密研发铀浓缩的事实被揭发,使伊朗当局十分被动。这就是国际原子能机构和联合国安理会均全面反对伊朗继续推进铀浓缩的原因。但是,面临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和制裁,面对美国以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发动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伊朗绝不遵守各方对它停止铀浓缩的要求,相反继续推动铀浓缩,对抗姿态十分明显,而国际社会对它无可奈何。

  伊朗这次大选,是民众对内贾德政策的全面公投,包括对其核政策的审查。内贾德能顺利过关,表明了多数民众对其政策是拥护的。这也反映了在目前情况下,伊朗还没有一位竞争者能以不同政见对内贾德形成有力挑战。

  在核发展的大问题上,伊朗能如此挑战国际社会,充分说明了这么一个问题:美国主导国际事务能力的显著下降,以及国际社会团结合作背后的脆弱性。

  各国都有权利发展民用核能,这不仅是各国与生俱来的国权,也曾为美国大力提倡。当然美国有附加条件,那就是除极少数国家外,其他国家不得在发展民用核能同时搞核扩散。防止核扩散听上去冠冕堂皇,其实颇有维护现有核大国核优势之意,所以带有歧视。

  因为核扩散的明显歧视性,国际社会为了推销防扩散,便要求核武器国家承诺全面核裁军,这是正确的。但迄今有核武器国家都未确定时间表来全面裁减核武器,有些核武国家还大力推动核力量建设,美国甚至还在研发“可使用的”核武器,并以武力威胁中国这样的有核国家。当核武器国家之间还在相互防范,都还没有放弃以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军事手段实现国家安全的时候,它们要求其他国家不发展核武器的说服力肯定要打折扣。当有核武器的美国对伊拉克发动侵略战争时,世界上的正义力量并未组织起反侵略的国际抵抗,那么,要求受害者伊拉克或者未来潜在的其他受害者一概放弃发展核抵抗能力,这样的宣传能多么有效,也还不好说。

  因此,国际社会对伊朗的要求,在内贾德和支持他的伊朗人民听来,不免可笑。可“国际社会”中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其实还很同情伊朗发展民用核能,抵制西方压力。而西方本身也是四分五裂。鉴于美国对伊拉克发动侵略,欧洲这些西方国家已不能容忍美国再度对另一个它所谓的“邪恶轴心”国家发动侵略,即使是伊朗不遵守要其停止铀浓缩的要求。所以,法英德组织起来,既同美国配合压制伊朗,又和中俄配合保持地区稳定。当大国们如此同床异梦,伊朗还有什么需要过于担心?

  奥巴马和内贾德不幸地同生于一个时代。奥巴马个人生涯的颠峰,恰恰是美国开始全面走下坡路的时候,美国已无力在不付出极大代价的情况下制止伊朗的核发展。在未被国际社会抓到发展核武器明显证据的背景下,内贾德政府坚持以铀浓缩为特征的民用核发展,同时为军用核计划的突破持续做能力储备,显示了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能力,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美国明显失去主导力而国际社会面和心不和的真实写照。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