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全球化的矛盾需要合作解决
沈丁立

《新民周刊》 2009-09-27

   奥巴马政府决定加征中国轮胎高关税,无疑是揭露了全球化中各国博弈的矛盾一面。

  长期以来,人们大唱全球化的赞歌。确实,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各国的生产力要素为了寻找最佳组合而发生大量流动。过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对垒分明,老死不相往来。其结果是各自组织政治体系内的生产合作,不仅妨碍了更大规模上的全球经济合作,而且强化了国家间的意识形态对抗,这对谁都不利。

  冷战结束后,世界进入全球化新一轮的高涨。中国长期以来人多人穷的劣势,成为国际经济合作中具有吸引力的廉价劳动力优势。而经济发达国家的充裕资本,则为了寻求价值更为扩大的机会,首先考虑的是向中国这样的欠发达地区进行转移。这种资本与劳动力跨国界的大规模组合,前所未有。

  这种合作的赢者,在中国方面,有中国劳工,因为他们得到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有中国政府,因为它因此得到了更多的财税资源和社会稳定,以及国家发展和执政合法性。对于发达国家如美国,由于它进口来自中国的大量价廉物美产品,美国人民的生活受到补贴,这对美国中低收入人群尤为有益;至于美国资本在华投资所得到的利润增值,则使美国投资方普遍得益,从而也促使它们成为稳定两国经贸关系的积极合作派。

  但是,尽管全球化不可阻挡,但并非每个国家都能成为全球化的受益者,而且也并非得益国家中的每部分人群都能从中获利。很明显,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大规模的经济发展,对我国环境和生态保护带来严重压力。30年的环境破坏,超过了过去几百年的总和。这和我们在全球化中过于强调改善投资环境而忽视对投资方的环保投资要求有关系,其最终损失一定是由生产所在地国家来承担,这直接损害当地人民生活环境和健康水平,尽管这并非改革开放和国际合作的本意。我国在发展之初无法以同时代西方国家的环保标准要求自己,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我们不仅同西方同类产品价格竞争,而且在全球化时代还要同其他欠发达国家的劳动力成本竞争。

  当我国产品占领美国沃尔玛的大部分货架时,美国中低收入人群的购买力确实大有提高,我国产品和中美合作确实改善了美国人民的生活品质。但是,就像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并未全赢一样,美国也不可能取得全赢。美国政府为了允许其资本家寻求资本的扩大,在客观上为我国农民工创造就业机会的同时,必然付出美国同类产业凋敝的代价。虽然美国人民因为全球化而享受其收入购买力的提高,但这种益处对于因此失业的人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就业(而非物价)才是美国人民生活安全的根本来源。

  中美整体关系是复杂的,因此,即使在传统认为是黏结剂的中美经济关系方面,也同样充斥着复杂的矛盾。中美经贸合作使一部分人得利,也使另一部分人受到损害。即使是没有金融危机导致的美国进口需求疲软,中国愈益增加的对美出口也必定更多使其他发展中地区同类对美出口受挫。

  中美关系是复杂的,中美双方都要善于主动为对方设身处地,而不是各自埋怨责备对方,或者动辄进行制裁与反制裁。随着中美发起战略与经济对话,两国正在更加深入地体会应尊重和照顾对方的核心利益,而在当今时代中美的重大关切显然包括各自的就业率。那便是在美国为了保障自己的轮胎业就业率而加征中国输美轮胎关税时,要主动照顾中国轮胎与相关产业工人的就业;而中国在不断扩大对美输出轮胎时,也不能简单地认为这是为了适合美国用户的需求,而要想到经济和政治的相关,周全地照顾美国轮胎业工人的就业,使这部分美国工人的就业安全更有保障。

  只要中美通情达理,各自为对方着想,两国在诸多经济和其他问题上的争端,都有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美国是经济强国,具有更多照顾发展中国家的责任和能力。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怀有为包括中国民众在内的世界人民谋求幸福的崇高理想。中美需要正视合作与共赢,认识到争端源于合作、合作解决争端的机理。合作总比不合作好,只要各自怀有感谢对方合作的谦卑之情,就必能走出困难,开拓出继续共赢的通衢大道

http://news.sina.com.cn/pl/2009-09-16/133918663066.shtml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