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怎样描述中美关系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9-10-23

   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3/node103/userobject1ai194597.shtml

  中美之间需要提倡的,不是华而不实而是平实致用的概念,那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相互平等,二是相互确保制约。

  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最近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发表演讲,提出了“strategic reassurance”一说。

  中国人比较和观察美国的举动,于是开始琢磨其中涵义。但稍作思考,发现并无实在内容。“strategic reassurance”是相对于“strategic assurance”而言。后者说的是“战略确信”,指一方对另一方做出战略性保证,而前者则是做出战略性再保证。两种保证的目的和效果,均是为使对方确信本方无意加害于对方的战略利益。

  在最近的半个多世纪中,中美之间的这种战略确信尚不存在。中国执政党的最高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即最终实现以公有制为特征的人类大同,这也就意味着结束一切或大部分私有制,包括美国私有制,这当然要影响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而美国难以接受这种价值观,它反过来要改变持有这种观念的社会。在软的方面,美国通过在过去三十年与中国的接触,试图改变中国推进公有制的理念与实践。在硬的一面,美国加强对我国的防范,长期对台售武,以损害中国统一为代价,确保当前的大陆体制不会延伸到台海对岸。

  尽管在全球化背景下中美开展了广泛合作,并且双方已从中获利,但在根本的价值观上,即对理想世界的展望和实现理想的制度建设上,两国仍然存在着巨大鸿沟。正是由于这种差别,中美两国在本质上互不信任,谈不上战略确信,更谈不上再确信。无论中方如何谈论和谐,美方难以相信中国愿意确保美国战略利益不受挑战。同样,即使美国愿意同我国开展战略与经济对话,它还是不会让中国确信它将不再挑战中国统一大业,中国也不会相信在奥巴马总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美国就会变得遵守《联合国宪章》,就将不再威胁以武力干涉我国内政。

  在描述中美关系时,美国的战略精英不时推出华丽辞藻:一会儿要建设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一会儿抛出负责任利益相关者论,这次又提出战略再确信。美国的制度设计迫使其战略精英不断进行理念创建,因为美国总统任期只有短短四年,其高级助手同期的权力生涯更是短至两、三年,因此他们必须搜肠刮肚,以短小精致的概念凝聚施政要旨,并为其留下政治和外交遗产。这些战略家也不可谓不用功,其提出的上述概念不免让人有所回味,而且这些概念也不无显示对华尊重。试想,中美建设战略伙伴关系总比强调两国竞争甚至对抗显得和谐;两国利益均沾也总比零和博弈更有价值,而“战略再确信”先让你相信已经有了“确信”,则更使人感觉良好。

  但上述概念也明显带有不准确性与不平等性。鉴于中美价值观相差万里,两国过去和当下还做不成战略合作伙伴,即使要做也只是一厢情愿。“利益相关”的责任,似是美国定义,中国落实,而非美国遵守《联合国宪章》,停止对台售武,并就侵略伊拉克向伊人民道歉赔偿。战略再确认,肯定是要中国再确认不损害美国的战略利益,而非美国对华保证不危害中国的核心利益,即中国共产党的执政与国家主权不受侵犯。

  美国历届政府使用上述眩人词汇,中方不必过分在意。中国对世界负正当责任,是我们的义务,这既不是同美国的交换,也不会超出我们的能力无限承担。但中国承担责任,并不意味着他国可以不负责任,各国都对维护公平公正国际体系具有义务,在加入了联合国后都必须遵守《联合国宪章》,不可对他国对抗中央的一部分地区输出武器。战略确信与再确信,不应只表现在口头,更应落实在行动,首先不应试图颠覆他国制度,不阻碍他国统一。如果这些做不到,中美两国的合作大多也就不具备战略性,而大致是相互利用,缺乏坚实的基础。这样的国家也是做不成战略合作伙伴的。

  中美之间需要提倡的,不是华而不实而是平实致用的概念,那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相互平等,二是相互确保制约。前者无需解释,后者是说一个强大的中国有助于美国少起非和平的作用,当然中国也欢迎一个强大的美国来帮助自己切实做到不称霸。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