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同盟与扩展’亚洲战略已成型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9-11-16

   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3/node259/userobject1ai198003.shtml

  新的美国亚洲战略主体上将强调美国的亚洲利益,强调与其亚洲盟国的安全合作,同时强调与亚洲新兴大国的合作以及新兴崛起者的国际责任。美国的新亚洲战略中必有其内在矛盾。

  奥巴马总统上任以来首度访问亚洲,一是因为参加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后对东亚部分国家进行顺访,二来也是对他执政将近十个月后的美国与东亚关系进行阶段性小结,从而烘托其成型中的亚洲战略。

  在面上,人们看到,尽管奥巴马政府相当重视亚洲在其对外战略中的分量,但其外交优先仍然放在欧洲和中东,对那些地区,他有着更为紧迫的外交议程。他上台之后首先出访的是其北美邻国,对欧洲已经进行三次访问,足迹遍及英捷德法俄等国,并对中东进行了访问。

  奥巴马此后来到东亚,并非由于亚洲不重要。相反,亚洲事务高居其政府外部利益之首位:处理金融危机,美国首先需要亚洲经济振兴,并配合美国外部融资。美国当前“反恐”的两场战争都在亚洲,而它关注的两个核问题,也都出现在亚洲。美国要推动全球减排温室气体,也必须主要同亚洲大国商谈。

  在上述关键利益问题上,东亚大国都在与美国合作,尤其是中国经济迅速回升,对经历了严重金融危机的美国和世界不啻是种福音。中日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目前仍看好美国。在亚太,一方面我国对地区稳定持续发挥作用,有效提升自己在当代国际体系中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美国早在这个地区编织广泛的同盟网络,它对各种安全挑战有着预案。

  美国知道,诸多问题表面出在亚洲,根子在它自己身上。而解决问题,核心是调整自己的政策,同时需要亚欧的支持,在安全问题上尤其需要来自欧洲的合作。譬如,解决朝核问题的钥匙在美国手上,而解决伊朗核问题的钥匙则在俄罗斯手上;面对两场在亚洲的反恐战争,美国更多需要其欧洲盟国的帮助。

  出于解决问题的急迫性和动力来源的优先性,奥巴马这时才来东亚,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现在的问题是奥巴马政府的亚洲战略,是继续强调同盟为先,还是与发展同中国的关系并举?是鉴于眼前困难而采取战略收缩,抑或着眼长远实施战略加强?

  美国在传统上倚赖同盟体系,以防不测。为此,美国历来重视与日、韩、澳和新加坡等盟国的安全关系。此外,随着中国改革发展和国力提升,美国从冷战中一段时期对华遏制逐步过渡到现阶段接触与遏制并举的方针,并开始重视印度的作用。奥巴马上台以来,仍延续这一趋势,但其亚洲政策又有新特点,遇到新情况。他的政府必然继续依赖同盟体系,同时已经并还将强化对华合作。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已明显增强中美战略对话与合作,但对日对印关系却未能同步升温。

  经过冷战结束后大约二十年的过程,美国已取得对华政策的共识,那就是以合作开道,以遏制为本。但随国际形势发展,各国力量对比正发生重大变化,美国当前正处内外困局。在此境遇下,奥巴马政府对华关系更趋务实,对华合作需求较为迫切,对华遏制意愿和能力均有所收缩。美国更认识到,在对美构成最严峻威胁方面,中国都是不可或缺的战略合作者。对处理中美矛盾领域,也须理智对待,尊重实际,平衡双方利益。

  那么,奥巴马政府的亚洲战略势必将是同盟加扩展,虽然这还在其内部的意见整合中。新的美国亚洲战略主体上将强调美国的亚洲利益,强调与其亚洲盟国的安全合作,同时强调与亚洲新兴大国的合作以及新兴崛起者的国际责任。

  美国的新亚洲战略中必有其内在矛盾:以美国为核心的亚洲同盟体系的遏制战略越成功,这些同盟体系也就越失去现实价值;而美国自己也不得不越过盟国,寻求同具有更大经济和防务体量的崛起者之间的广泛合作,这也必然进一步削弱其同盟作用,并迫使其盟国追求类似路径。中国愿意与美国和其在亚洲的盟国都发展积极的合作关系,在一个更为广泛依赖的国际体系中同时增进各国的经济与安全共赢。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