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朝鲜弃核必先改变安全观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9-12-08

   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09-12/08/content_176021.htm

   只要朝鲜依旧感到自己不安全,只要它感到美国仍对其构成威胁,要朝鲜弃核无从谈起。

  美国总统朝鲜问题特使博斯沃思将于今天抵达平壤,开始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对朝访问。这也是奥巴马政府首次派出高官前往朝鲜,就劝说朝鲜重返“六方会谈”并放弃核武器而做出努力。这次访朝来之不易,各方高度关注。

  然而,美国有意敦请朝鲜弃核是一回事,朝鲜是否愿意则是另一回事。相信世界上多数人若能设身处地,对朝鲜是否愿意逆转拥核进程就难持乐观。

  理由很简单,朝鲜发展核武器,在它认知中不是为了威胁他国,而是威慑那些企图或正在威胁朝鲜的国家。在现实世界,国家间互有威胁感知是常态,而且这种感知的威胁经常也是事实上的威胁。譬如,有核武器国家美国迄今仍奉行向我国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威胁着中国的国家安全,这使有核武器国家中国难感安全,因此也难使中国在这种威胁消除前轻言放弃自己的核武器。那么,中国的经济总量是世界第三,而且正同美国发展积极全面的合作关系,它与美国尚难建立战略互信,因此尚难弃核,为何一个国力小得多的朝鲜在处理与美国的关系时,却要表现得更为理想主义,可以决定弃核呢?

  美国不会认为它威胁了朝鲜。相反,它可能认为朝鲜的安全认知是不符合事实的。但朝鲜半岛北南双方力量不平衡,朝鲜国土上没有外国一兵一卒,而美军却被部署在韩国,而且至少到1991年美国还在韩国部署核武器。即便如此,韩国在美国的军事保护下,还曾发展过核武器。但朝鲜认为,它再度获得外国实质性的军事保护,已不甚现实。即使这样,朝鲜启动发展核武器还是晚于韩国。以上事实已足以表明朝鲜的威胁认知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朝鲜一旦启动核武器发展进程,它被成功阻止就十分不易。要成功予以逆转,至少需要下三方面的工夫。第一,对已经存在的认知差距,朝美要努力予以缩小。这要两国采取努力,解释意图,澄清误会,避免那些由于误解所引起的不必要对抗。第二,朝美要采取措施,扩大可能合作的领域,采取有利于相互削减威胁感知的措施,创造使双方更感安全的国际环境,有利于朝鲜认真考虑弃核。第三,各相关利益方需协助朝美安全对话,设身处地为朝鲜创造弃核之后更可放心的可替代安全环境。

  可惜的是,在朝鲜发展核武的关键阶段,上述有利于朝鲜弃核的三个条件都未被积极满足。首先,小布什政府上台伊始,一反克林顿政府与朝对话的态势,拒绝与平壤直接对话,这种态度不仅无助于为朝鲜认知美国具有诚意改善关系,而且不利于双方对几十年来形成的对抗关系增信释疑。其次,美国定位朝鲜为“邪恶轴心”之一,并对另一“邪恶轴心”伊拉克发动军事行动,更无助于朝鲜安心弃核。再次,“六方会谈”启动六年来,尽管各方殚精竭虑,迄今仍无法谈成一项能让朝鲜弃核后感到更为安全的制度安排。

  “六方会谈”的进程已陆续进行了六年半。其间,朝鲜已突破核爆技术,这无疑增添了成功劝阻朝鲜弃核的难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朝鲜不可能弃核,只要能为朝鲜创造无核以后更为安全的环境,就有可能使朝鲜动心。关键是美国以及世界各国做出怎样的努力,能让朝鲜改变自己的安全观,使之更为积极合作。不然,只要朝鲜依旧感到自己不安全,只要它感到美国仍对其构成威胁,要朝鲜弃核无从谈起。

  改变朝鲜的安全观,需要朝美的共同行动,需要创造朝美在意图和能力上削减相互之间威胁性的环境。对此,奥巴马总统上任后的美国应该有所作为,改变其上台之后前一段时间的“善意的忽略”,即同朝鲜以外的其他对立国家进行对话,而独独冷淡朝鲜的姿态。美国国家大,安全资源多,能够承受的压力也更大,在同朝鲜的对话中,不能寻求外交上形式对等的让步,而宜姿态高,多给予,少要求。即使短期内没有达到朝鲜先前承诺过的弃核水平,也需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将弃核视作一个长期的培植信任的进程。

  如果博斯沃思没有耐心,或者奥巴马政府心急,那只会引使朝鲜加强核武发展,对谈判弃核继续阳奉阴违。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