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三重解读美国对台政策
王义桅

《新民周刊》 2003-12-14

美国对台政策的三重解读

王义桅

温家宝访美,台湾问题是重头戏。在陈水扁试图以名义上的“公投”推动台湾事实上的“独立”,离台湾“大选”仅一百天这一关键时刻,给陈水扁注入一剂清醒药,让“公投”煞车,争取台湾民主化的老师——美国方面的明确表态,成为温家宝总理此次访美的关键。
布什总统在与温家宝结束会谈后表示:"美国反对任何来自中国或者台湾意图改变目前现状的单方面决定。" 并补充说,"台湾领导人的评论和行动显示他或许要单方面决定改变现状,而这是我们反对的。" 这是迄今为止美国政府对台湾民进党政府推动公投举动的最强硬的公开反对声音,不再沿袭以往美国有关政策具有的某些"模糊性"。
由于面对反恐、伊拉克局势、朝鲜危机和竞选的顾虑,布什不允许台海出现危机。因而此次表态带有时效性。美国对台政策表态,向来是云里雾里,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急需拨云见天,考察美国政府的真实而全面的想法。

l 言辞:私下-公开,一边一词
人们还记得,两年半前,同样是这位布什总统曾斩钉截铁地表示会“不惜一切保卫台湾”,与今天训斥台湾的陈水扁要在明年“公投”的计划,可谓判若两人。
在与中国领导人私下会晤时,布什表示“反对台独”;但公开场合却难以启齿,变副强调说“不支持‘台独’”,无形中给陈水扁的莽撞留下弹性空间,既是国内势力和台湾势力掣肘的结果,也为美国今后政策调整留有回旋余地。
温家宝访美,布什终于抛出了中国期待的公开表示“反对”的绣球,公开声明“我们反对中国大陆或台湾单方面作出任何改变现状的决定,也反对台湾领导人准备作出单方面决定以改变现状的讲话和行动”。
满足了中国“反对”的字眼,在措辞上确实也有进步,“放弃过去的政策上的一些含糊措辞”;但究其实质,仍然是美国既定对台政策的微调,而且本质上是陈水扁的举措已在挑战美国“不统不独不和”的底线。接下来,美国仍然会安慰台湾当局,以显示“老师”的公正和威严。因而,美国的言辞,除了有“私下-公开”的分野外,还有所谓“一边一词”的奥妙。布什的表态也是“两个反对”并举,对大陆、台湾各打五十大板。
言辞如此,具体政策如何?

l 政策:美国式的“一个中国”政策
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与我们的不同,奠定中美关系基础的《上海公报》所呈现的“各唱各的调”风格就是这种分歧的原初体现。在“公报”中,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但是,对谁代表中国,如何界定和平解决,美国埋下伏笔。
美国至今仍继承了基辛格的政治智慧,在台湾问题上采取战略模糊、战术清晰的思路,以达到“模糊中的清晰、清晰中的模糊”效果,渔翁得利。
在与温家宝会晤后,布什总统对新闻记者说:“美国政府基于三个公报和《台湾关系法》采取‘一个中国’的政策。”因而,美方对两岸关系的基本态度没有太大变化,美方只是给来访的中共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一个交代。正如美国前外交官、现任职于亨利·L·斯廷森中心的龙伯格说:“我不认为美国的做法有任何根本的改变,这符合美国一贯的政策。” 而且,布什的谈话,代表美方担心明年总统大选与公投,有进一步改变的可能性。
“三个公报”、《台湾关系法》、“一个中国”,以及“和平解决”,这是美国在两岸关系中所持的完整政策。何时和以何种方式强调某一方面,完全就中美力量对比与需求变化,以及台海局势的演绎情形调整,这就是所谓的“清晰中的模糊”与“模糊中的清晰”。

l 理念:全球化与民主
从理念上讲,美国对台湾既放心,又不放心:放心的是美国式的全球化-本土化理念已经深入台湾老百姓的心理,这是台湾当局“拒统”、“台独”的合法性来源;不放心的是台湾的选举游戏有玩过火、失控的危险。布什的最新对台强硬讲话,正是这一担忧的反映。
从政治理念上讲,美国式的民主理念更强调保护弱者、尊重少数人意志。台湾的民主自由就是美国要极力捍卫的,公投、独立是美国人的理念,美国不可能按照我们的说法反对台湾追求之。
台湾是美国的学生,这话一点不假;而且还得补充一句,是永远毕不了业的学生。美国前驻华大使李洁明说:“台湾政府让(两岸)局势失控,(以致)需要一些大人的管教。”不仅如此,美国还试图扮演两岸的共同老师角色,经常在两岸关系上实行“各打五十大板”做法,并且把台湾民主实践作为投射大陆、促变大陆的模板。
明白美对台政策的三重涵义,对“以美制台”,增进与美国在反对“台独”上的共同利益要有清醒的认识,对美国不要抱过分期望,以免存在不切实际的想法。为赢得和抓住今后二十年的战略机遇期,防止台海冲突、避免中美冲突是根本,增进大国共同利益是努力方向,塑造稳定良好的周边环境是关键,强化与发展中国家关系是基石。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