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美国为何反常投弃权票?
王浩

《中国国防报》 2016-12-30

  联合国安理会于12月23日重申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定居点活动“违反国际法”,并通过了敦促以方停止定居点活动的决议。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决议中,美国罕见地选择了弃权,而安理会的另外14个成员国则一致赞成。随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对奥巴马政府的“背叛”行为予以了严厉的谴责。那么,奥巴马政府在此次决议中为何一反常态地投了弃权票?该事件又会对未来美以关系的走向产生何种影响?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开始在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地区兴建犹太人定居点,这成为巴以问题的核心症结。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所有的犹太人定居点都是非法的,以方的类似行动将对地区和平构成威胁。众所周知,以色列一直以来都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亲密盟友,两国甚至发展出了一种超越一般盟友的“特殊关系”,因而华盛顿长期以来对联合国安理会针对以色列的类似决议持反对态度,并为此动用了超过30次否决权。然而另一方面,美国在处理巴以关系的过程中并非完全偏袒以色列,尤其是涉及到敏感的定居点问题时,从维护中东地区和平稳定的大局出发,美国政府在过去半个多世纪里其实始终主张以色列停止定居点行动。

  奥巴马就任总统后,随着美国致力于从中东地区收缩战线,将其全球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以色列的类似行动无疑会招致美方的不满。就奥巴马而言,他就任伊始即宣称致力于改善美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恢复因伊拉克战争而恶化的美国形象,因此在巴以问题上始终朝着“促和劝谈”的方向努力。然而,内塔尼亚胡政府却在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一直采取一种强硬的立场,罔顾美方的多次警告,这就为美以之间的矛盾埋下了伏笔,也使得两国领导人的关系变得相对疏远和紧张。因此,过去八年里美以两国对对方行为的不满植根于彼此战略需求的冲突之中。最终结果就是在此次的安理会决议中,美方罕见地以投弃权票的方式进一步表明了自身态度。

  那么,此次围绕安理会决议案出现的美以间龃龉会否对未来两国关系的走向产生实质性影响?就目前来看,答案是否定的。首先,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内塔尼亚胡政府已经将外交工作的重点转移到了这位候任总统身上。在决议案公布后,以色列除了表达愤怒,还表示期待与特朗普一起努力,消除决议“对以色列的损害”,内塔尼亚胡甚至声称,特朗普已向其许诺今后“一切将会不同”。其次,特朗普的亲以立场在大选期间便已有所展现。例如,他曾表示当选后将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至耶路撒冷,以及不反对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设立定居点等。此外,特朗普提名的新任美国驻以大使戴维·弗里德曼是一名强硬的定居点支持者,曾明确反对两国方案和巴勒斯坦建国。最后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及其已提名的诸多保守派内阁成员致力于强化美国对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因而良好的美以关系很可能是今后美国中东政策的基石之一。基于上述事实可以预计,特朗普就任后美以关系会重回“亲密”状态,而这种回归将会给中东地区局势带来新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巴以和谈的前景将会变得更为黯淡。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