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美日同盟是安倍的“保护伞”吗?
韦宗友

《新民晚报》 2017-02-20

  日本首相安倍10日至13日访美,双方再次确认美日同盟的重要性。特朗普上台前后对美日同盟有过什么表态?美日同盟目前存在哪些问题或变数?美日同盟走向如何?对亚太局势有何影响?本期论坛特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详细解读。

  特朗普就职前后态度迥异 经济上持续对日进行敲打

  问:特朗普在就任美国总统前后,对美日同盟的有何变化?

  答:作为具有浓厚民粹主义取向、口口声声要捍卫美国利益的另类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多次从安全及经济两个方面表达了对美日同盟的不满。他声称,美日安全同盟是个“不公平交易”,因为美国必须保护日本,而日本却没有协防美国的义务。他认为日本应该为驻日美军承担“全部费用”,并威胁如果日本不这么做,美军应该从日本撤出,取消对日本的安全保护。

  特朗普还多次在经济上对日本进行敲打。他抱怨美日经贸关系不平衡、不公平,认为日本人为操纵货币汇率,导致巨额美日贸易赤字。他对于奥巴马政府大力推行、安倍政府积极配合的TPP更是大加鞭笞,认为这种不公平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只会继续抢夺美国工人的饭碗,发誓要将其废除。就任总统后,他对美日同盟及东亚盟友的态度有所改变,逐渐回归“常态”,特别是委派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韩国、日本,安抚东亚盟友,强调美国不会抛弃对东亚盟友的安全义务。但是,在经济方面,特朗普并没有忘记要继续敲打日本。他不仅在推特上对日本汽车公司在墨西哥投资建厂进行“恐吓”,抱怨日本进口的美国汽车太少,还很快兑现竞选诺言宣布美国退出TPP,令安倍政府倍感困惑和担忧。

  安倍再晤特朗普成果有三 美媒认为美外交“回归常规”

  问:美方如何评价安倍访美的成果?

  答:安倍在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与特朗普进行了两次会晤,成为特朗普当选后第一位会晤的外国政府首脑及就任后会见的第二位外国领导人,足见安倍政府对特朗普言论的高度敏感与不安,也反映出日本政府对特朗普治下美日同盟关系发展的忧虑。不过,通过此次正式访问,日本政府似乎获得了它想从美国新政府得到的“保证”,也部分打消了日本对美日同盟的担忧。一直与特朗普政府“撕咬”不断的美国主流媒体,也罕见地对此次美日首脑会晤给予了高度评价。美国媒体认为,安倍此次访美,至少取得了三个方面的成果。

  第一,重新确认了美国对日本的安全保护,维护了美日同盟的安全基础。美日两国首脑在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及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都强调了美日同盟的重要性,指出美日同盟是亚太和平与繁荣的基石,美国将继续通过常规军事力量和核力量确保日本的安全,这一承诺坚定不移。美国将强化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日本也将在同盟中发挥更大作用、承担更多责任。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美日首脑联合声明中,还特别提到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中日之间争议的钓鱼岛,这是美日首次在联合声明中写入这一内容。

  第二,强调日本对美国经济发展的贡献,继续深化美日经贸关系。安倍在与特朗普会晤中特别强调日美经贸关系的互惠性、日本企业及日本经济对美国经济的贡献,并表示日本将增加对美国的投资、为美国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为解决美日之间的贸易问题,安倍提议美日成立一个内阁级的经济磋商机制,商讨美日之间的贸易、宏观经济等问题,避免美日之间发生贸易战。

  第三,建立了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关系。特朗普在就任总统后的紧张日程中,安排了整整两天的时间会晤、接待安倍,并与安倍夫妇同乘总统专机飞赴佛罗里达私人高尔夫休闲胜地,开展“高尔夫外交”,可谓用心良苦。在联合声明中,安倍邀请特朗普在2017年内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并欢迎副总统彭斯近期访问日本,特朗普接受了安倍的访问邀请。这些对于急于要与特朗普新政府取得联系、消除疑虑、建立友谊的安倍政府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的外交收获。

  美国媒体还认为,此次美日首脑会晤的成功,也为“开局不利”的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加分不少。它重申了美国对亚太盟友的安全承诺、安抚了亚太盟友,也让外界对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可能会“回归常规”注入一线希望。

  美日同盟现存有四大问题 看待中国两国态度不一致

  问:目前美日同盟存在哪些问题?有无变数?

  答:尽管安倍访美取得了预期成果,但显然一次访问不可能完全解决美日同盟存在的问题,也不可能完全打消彼此之间可能存在的疑虑。作为一个源于冷战时期的军事同盟,美日同盟走到今天,可谓病痛缠身。

  当前美日同盟主要存在四大问题。第一,驻日美军的军费分担矛盾。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抱怨日本对驻日美军的军费分担不足,搭乘美国的安全便车,多次要求日本提升承担驻日美军费用的比例。但日本政府认为,日本对驻日美军费用的承担已经远远高于其他美国军事盟国如德国、韩国的费用,而且日本也多次增加了对驻日美军费用的承担。况且,驻日美军及基地,也并非只是保护日本,也为美国在东亚乃至中东的军事利益服务。针对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对日本承担费用的批评,一位日本学者甚至愤怒表示,美国不能将驻日美军看成是收取保护费的雇佣军。

  第二,驻日美军基地调整问题。驻日美军“扰民”问题一直是美日同盟的一个顽疾,并因此在冷战后引发多次大规模日本民众的抗议活动。美日两国政府为了减少驻日美军对当地居民的干扰,进行了数轮谈判,最近一次是2005年双方达成的关于冲绳军事基地调整的协议。但是由于冲绳地方政府及冲绳人民的反对及抗议,以及美日双方对于基地搬迁调整费用分担上的不同意见,导致搬迁调整及新基地建设问题进展缓慢,美日两国政府对对方都颇有微词,成为扎入美日同盟关系的一根“软刺”。

  第三,美日安全责任分担问题。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历届政府对日本在同盟安全责任的承担方面一直颇有微词,认为日本是在搭乘美国的安全便车,坐享美国的安全保护。近年来,尽管日本在不断突破其战后宪法对于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法律限制,并不断增加军费开支,但在美国看来,这些还远远不够。特别是金融危机后奥巴马政府实施的军费预算收缩,以及中国经济与军事实力在东亚地区的增强,美国迫切感到需要像日本这样的军事盟友来分担在同盟中的军事责任。日本政府以宪法规定为由不愿或不能在军事责任方面为美国“排忧解难”,让美国对美日军事同盟的价值和公平性多有抱怨。而在日本看来,日本已经作出了极大努力,美国的指责显然有失公允。

  第四,如何应对中国崛起问题。日本作为东亚地区的传统强国,面对中国在冷战后、特别是新世纪以来的迅速崛起,倍感不适与担忧。加之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模糊立场和不负责任态度,以及中日两国在东海划界及钓鱼岛归属问题上的争端,日本日益将中国视为其安全的最主要威胁,希望日美同盟能够成为应对中国崛起及“威胁”的有效工具。美国作为一个全球大国,尽管也对中国的崛起保持警觉,但并没有像日本那样将焦点完全集中于中国,美日同盟只是服务美国地区乃至全球利益的工具之一,其目标也并非全然指向中国。而且,中美两国在应对一些地区和全球性问题上有着共同或交叉利益,存在广泛的合作点。因此,美国既要防范中国,也不愿看到中美关系走向对抗,更不会为了日本的利益而火中取栗。在中国崛起问题上,美日态度并非完全一致。

  同盟内日本自主性会增强 强化同盟将加剧紧张局势

  问:美日同盟今后走向如何?这种走向对亚太局势有何影响?

  答:特朗普政府任内,美日同盟内日本自主性增强以及美日同盟继续强化的两种趋势将会同时存在。安倍政府将会继续采取增加军费开支、增强军事实力、提升日本军事自主性和独立性的措施。另一方面,日本将会在美日双边军事同盟体系外继续寻求与亚太其他国家之间的军事合作关系,提升日本的防务合作空间。

  日本在寻求自主性的同时,也将继续加大对美日同盟的军事、外交及经济投资,力求捆绑美日同盟,为其国家利益及东亚战略服务。而对于特朗普政府而言,利用日本的经济实力与军事潜力为其全球及地区战略服务,特别是作为应对中国崛起的有效工具之一,也决定了美日同盟在未来可能会进一步增强而非削弱。

  美日同盟的强化,将会进一步激起中国的疑虑,不利于中日、中美之间的战略互信建设。美日同盟的强化,也不利于中日之间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海洋争端的解决。美日同盟的强化,还有可能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引发地区军备竞赛及安全困境。

  美日同盟的持续存在,对于那些希望构建一个包容性的多边安全机制的人们而言,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

  来源链接:http://newsxmwb.xinmin.cn/world/2017/02/20/30849720.html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