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中美元首今年至少要见三回,两国关系发展连续性机遇之窗初现
宋国友

澎湃新闻 2017-04-24

  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在佛罗里达海湖庄园进行了中美两国元首的首次见面会。这次会晤是习主席在中共19大召开之年最为重要的双边外交活动之一,国际影响和国内影响均十分重大。

  拨云之旅
  
  总体上,这是一次拨云之旅。特朗普在竞选以及当选之后,在中国问题上提出了一些不同于以往美国政府基本看法的主张,对华发表了较为强硬的观点。其任命的某些助手也呈现出对华不友好的倾向。基于特朗普及其部分团队成员的公开表态,外界流行着中美贸易战以及中美新冷战等担忧。习近平主席此次访问,通过两国元首之间的直接交流,为中美关系确定了以合作为主的主基调,拨去了笼罩在中美关系上空的乌云。

  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中美元首会晤的成果。

  一是个人关系。首脑间的个人关系对于两国关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习近平和特朗普对彼此的看法如何,是衡量习近平和特朗普首次会晤的重要指标。不管怎样,未来4年的中美元首互动以及中美双边关系发展,将在一定程度上由此次会晤所形成的关系决定。按照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会记者会上的说法,中美两国元首个性相投,气氛融洽。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局。

  二是中美两国在宏观和战略问题上达成了诸多共识。在中美关系的极端重要性、两国需要解决而且可以通过合作方式解决部分分歧,以及中美关系中短期内的优先事项等方面,这次会晤均达成了可贵共识。

  三是因为这次会晤使得中美关系避免了消极因素的冲击。中美元首会晤的意义不仅在于谈成了什么,还在于会会晤本身。正如特朗普在会晤后表示,他相信随着此次会晤的举行,很多潜在的负面问题将会得以消除。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回应记者时也强调,习主席到访美国本身就是其带来的最好礼物。

  创设机制

  本次会晤的一大亮点是调整升级了中美两国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所构建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机制,转而用新的中美全面对话机制(China-U.S. Comprehensive Dialogue)来替代之。中美全面对话机制包括四大支柱: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以及社会和人文对话。中美新的对话机制其实覆盖了原有的战略轨对话、经济轨对话以及人文轨对话,但与S&ED相比,又显得更为聚焦和深入,少了仪式感,多了务实性,由特定的主管部门在两国元首的亲自指导下进行,避免了美方长期以来对S&ED声势浩大但效率低下等弊端的抱怨。

  其实在4月7日上午,在第一场会晤以及第二场会晤的间隙,中美之间的外交安全对话以及全面经济对话已经开展,并且取得了让两国元首都认可的初步成果。这充分体现了新机制的机制灵活和运行高效。在未来数年,这四大新的对话机制将成为中美对话的基石,负责处理中美两国在相关领域的主要问题。

  关切差异

  习近平与特朗普的首次会晤,中美两国关注的重点并不完全一样。美方更为关注经贸问题以及从中国这里得到解决问题的承诺。特朗普会晤前的推文、晚宴上的致辞以及美方高级官员的表态,充分说明美方希望向中方传递其对华巨额贸易逆差的关切以及重新调整中美经贸关系的愿望。从中方的会晤重点看,是一种相对均衡和全面的会晤策略,经贸问题仅是中美关系各领域之一。习近平和特朗普两场会晤中,不仅谈了经贸问题,还谈了两军关系、打击跨国犯罪、人文交流以及若干地区和全球热点问题。

  之所以有这种会晤重点的差异,是由两国的利益重点所决定的。促进就业、改善美国对外贸易逆差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特朗普在“禁穆令”以及医改方案的竞选承诺受挫的国内背景下,更加需要在中美元首会晤上确保其在经济上对选民的政治承诺。因此特朗普必须突出经济问题且向中方表明他对此的重视。

  中方当然也关心经贸议题,这同样是中方重大利益所在。但是,中方的核心利益超越经贸,更体现在领土主权和国家安全上。中方需要通过会晤从美方那里获得要在主权和安全问题上对中国的再确认。议题的差异决定了双方各自关注的重点不同,并且由此出现了议题上的攻守、利益上的交换、策略上的博弈以及得失上的评估。

  百日计划

  经贸议题是两国共同关系的重要议题,确实需要被优先解决。但双方也深知,中美经贸现有关系的现状是数十年来发展的结果,美方关注的问题也是由各种因素共同推动形成。中美需要时间来处理这些问题。解决若干中美重大经贸问题的百日计划也由此顺势而出。

  百日计划可以说是两国元首首次会晤的延续,也是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真正试金石。此次会晤在一定程度上为中美关系争取了一百天左右的时间窗口。两国政府需要抓紧这段时间,拿出诚意和果敢,秉承务实、理性和互利的原则,争取切实解决部分干扰中美关系发展的重大问题。

  尤其是在双方共同关心的贸易、投资、产业、农业、基建和能源等经济问题,中美要有议题对接、政策对话和日程对表,延续会晤的热度,为中美关系延续好氛围。在合作点上,双方要落实方案,尽快形成清晰可见的成果;在冲突点上,中美要尽量弥合分歧,着力寻求化解之道。只要双方相信利益的是可以共享的,同时保持管道畅通,及时沟通,就一定能够让百日计划获得较高评价,为后续的中美关系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行稳致远

  此次海湖庄园会的一大成果是特朗普接受习近平主席邀请,确认将于今年年内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加之今年7月份中美两国元首很可能在德国二十国集团汉堡峰会上将会再次见面,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在今年将至少有三次会晤。这三次的时间会晤大致分布于年初、年中和年末,构成中美关系发展连续性的机遇之窗。

  通常而言,中美元首能否会晤首先是两国关系稳定的晴雨表。元首能够会晤意味着双边关系大致上比较良好,双方都有会晤的意愿。此外,元首会晤还是双边关系巩固和改善的好时机。为了两国元首会晤创造有利氛围,取得积极成果,两国政府会事先进行大量、细致的沟通,以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元首会晤的妙处还在于如果两国工作层面难以解决一些分歧,可以借助于元首会晤进行政治决断,从而为双边关系的发展扫除某些重大障碍。

  海湖庄园,海阔天空。中美两国要抓住此次会晤的战略契机,牢牢唱响中美关系和平、合作、共赢的主旋律。中美不仅有一千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只要通力合作,也能拿出一千个方法把中美关系搞好,推动中美关系行稳致远。

  来源链接: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58666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