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从特朗普首访看美国中东“再平衡”
王浩

新华网 2017-05-11

  美国白宫4日宣布,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首次出国访问行程已定,将先前往中东,再去欧洲。

  特朗普首次出访为何选择中东?他将如何处理与传统盟友沙特和以色列的关系?会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贝拉克·奥巴马政府从中东“脱身”的政策?

  【出访首秀】

  白宫宣布,本月晚些时候,特朗普将首先前往沙特阿拉伯访问,继而前往以色列。他还将会晤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后者3日刚在白宫见了特朗普。

  结束中东之行后,特朗普将访问梵蒂冈,随后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与意大利总统会谈。接下来,他将前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出席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峰会并会晤欧洲联盟和比利时领导人。最后,特朗普将前往意大利西西里出席七国集团峰会。

  这次中东和欧洲之旅是特朗普1月就任总统后首次出国访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特朗普是继林登·约翰逊之后出访时间最晚的美国总统,也是自吉米·卡特以来首个不把加拿大或墨西哥这两个邻国作为首个出访地的总统。

  一名白宫发言人说,“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将“全程陪同”特朗普访问。

  白宫在声明中说,特朗普的沙特之旅将重新确认美国与沙特的牢固伙伴关系,双方领导人将讨论一系列战略关切,包括击败恐怖组织和战胜极端意识形态。

  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说,特朗普在沙特访问期间,除了与沙特领导人会谈,还将与海湾阿拉伯国家以及其他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会晤。

  在以色列,特朗普将与以方领导人讨论一系列地区问题,包括“应对伊朗及其代理人”、“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其造成的威胁。他们还将讨论实现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真正和持久和平的办法。巴以和平也是特朗普将与阿巴斯讨论的议题。

  【“重返”中东?】

  美国历史上,大多数总统首访地一般都选在加拿大、墨西哥等美国的“后院”,以此表明美洲对于美国外交的基础性战略地位。特朗普首访却选在了中东。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学者王浩认为,其原因有两个方面。

  一方面,当前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的关系都不太好,尤其是美墨关系由于“边境筑墙”事件十分尴尬,美加关系也由于特朗普政府致力于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蒙上了一层阴影,反映出致力于推行保护主义政策的特朗普政府与一贯支持自由贸易政策的加拿大在经贸领域已经出现摩擦。

  另一方面,中东对美国而言具有众所周知的地缘战略价值,与欧洲和东亚一起构成美国地缘战略三大重点方向。由于中国、日本领导人不久前已经与特朗普见过面,韩国新总统还没产生,特朗普此次并未选择前往东亚,而是选择先访中东再访欧洲。  此外,中东地区由于面临恐怖主义威胁和叙利亚问题等较为紧迫的挑战,特朗普与中东盟友就这些问题进行磋商也是现实需要。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专家刁大明表示,特朗普首次出访的行程安排给人第一印象是有些意外,但事实上还是很好地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目前的外交倾向,对中东事务明显重视,甚至显现出了某种强势回归中东的初步态势。

  刁大明说,传统上,出于能源利益、军事利益、地缘战略乃至犹太群体利益的考虑,美国共和党政府会更为关注中东,而且特朗普政府中的高层官员特别是防务安保方面的官员对中东事务相对熟悉,特朗普也很有意愿打击“伊斯兰国”并维持美国在中东的主导地位,所以他很快地调整了奥巴马时代的叙利亚政策,开始有所行动。

  王浩同样认为,相较于奥巴马时期美国在中东问题上的“脱身”政策,特朗普对中东问题会更积极。在特朗普看来,奥巴马的政策不仅没有让美国腾出手来进行国内建设,反而恶化了地区局势,加剧了恐怖主义、叙利亚问题等带来的挑战。因此,特朗普政府在这些问题上的态度可能更为强硬,这一点在前不久美国对叙利亚的空袭中可以得到证明。

  不过,王浩指出,特朗普对美国中东政策的调整也有限度。在当前美国本土主义和“反全球化”思潮上升的背景下,特朗普的战略大方向依然是进行收缩,将主要精力放在解决国内经济和社会问题上,因而其像乔治·W·布什政府那样深度卷入中东的可能性并不存在,并且其解决问题的方式将保持奥巴马时期的多边主义、与盟友合作,从而降低自身战略成本。

  【安抚盟友】

  特朗普将访问的两个中东国家沙特和以色列都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而且都对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中东政策可能变化有所疑虑。专家认为,除了稳定中东局势,特朗普此行的另一重要目的便是安抚盟友。

  美国与以色列一直有着特殊的关系。王浩说,美国历届政府对以色列的政策都难以脱离中东地缘政治现实和美国国内政治两大制约因素。美国推行任何中东政策都需要以色列的配合,离不开美国国内强大的以色列游说集团对于总统决策的影响力。

  王浩预计,对特朗普政府而言,中东政策再怎么调整,美以特殊关系也会继续维持甚至强化。刁大明说,特朗普明显重视美以关系,一改奥巴马时期相对冷漠的态度,其女婿库什纳的犹太裔背景也是原因之一。同时,巴以问题的确是美国可以发挥最大主导作用的重要中东议题,也是美国保持在中东地位的重要抓手。

  王浩认为,从特朗普与阿巴斯会谈的表态看,他对解决巴以问题态度积极,想让美国继续发挥斡旋作用。但是,他没有指出明确的路线图和解决方案。这表明特朗普对巴以问题的复杂性依然没有足够认识,更没有系统思考过解决方案。考虑到美国历届政府在巴以和谈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挑战,现实很可能会让特朗普受挫,尤其是亲以色列的立场将使他协调巴以矛盾时面临重重困难。

  美国与沙特的关系过去一段时间也不太理想。此前有分析认为,特朗普针对一些西亚北非国家公民的入境限制令,以及美国国会去年允许“9·11”恐怖袭击幸存者和遇难者亲属起诉沙特政府,给美沙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不过,王浩认为,沙特依然十分重视与美国的盟友关系。沙特对奥巴马执政时美国在伊朗核问题、叙利亚和伊拉克等问题上的态度感到不满,希望两国关系以及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在特朗普时期有所强化。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致力于与沙特合作应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因此,特朗普政府对沙特的重视程度会有所提高,会视其为解决地区问题的有力助手,从而帮助他把更多精力放到国内。

  来源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05/06/c_129591367.htm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