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权力焦虑与傲慢——特朗普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解读
韦宗友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2017-12-22

    2017年12月19日,特朗普公布了本届政府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并为此专门发表演说。这是一份极力渲染大国竞争和权力争夺的战略文件,如果不是身处21世纪,人们大可怀疑这是一篇傲慢与偏执、自大与焦虑交织的冷战宣言书。

  渲染:权力争夺是历史的永恒主题,当代也不例外

 “权力争夺是历史的永恒主题,当代也不例外”,报告不止一次描绘了一幅极为阴暗的国际关系画面。报告指出,冷战结束后,美国一度自信满满,认为美国权力将不会受到挑战,美国的军事优势将一劳永逸,自由民主的拓展会根本改变国际关系本质,竞争将让位于合作。美国开始迷失方向。然而,其他行为体并没有跟随美国迷失方向,他们一以贯之地实施他们挑战美国的长期计划,推进反美议程。

  报告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破坏体系现状的修正主义大国,通过政治、军事、情报及经济手段与美国在全球争夺权力与影响。这些行动表明,大国竞争时代远未结束,权力争夺依然是国际关系的永恒主题。

  报告指出,基于上述认识,本届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将基于“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它是现实主义的,因为它承认权力在国际政治中的核心地位,强调主权国家是和平世界的最好希望与保障,并清晰界定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它是有原则的,因为它基于这一认识,即推广美国原则将会在全球传播和平与繁荣,让世界更加自由、安全与繁荣。
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报告指出,美国将“以实力求和平”,通过重建美国的经济与军事实力,积极应对包括中俄大国竞争在内的各类挑战,重新恢复美国在全球的权力与影响,建立一个有利于美国的地区及全球均势。

   标签:这是自由与压迫的竞争,美国不能袖手旁观

  报告指出,美国正面临一个极其危险的世界,受到三类不同威胁的同时挑战。除了中国和俄罗斯的“修正主义大国”挑战外,还受到伊朗和朝鲜等寻求核武及弹道导弹的无赖政权的挑战,以及圣战恐怖主义分子和跨国犯罪团伙的威胁。

  报告在渲染中国和俄罗斯的大国竞争威胁后,别有用心地将其与伊朗、朝鲜及恐怖分子及跨国犯罪团伙的威胁混为一谈,将美国与他们的竞争笼统地描绘为“自由”与“压迫”的竞争,两种不同世界观的竞争。报告指出,尽管性质和程度不同,这些竞争对手都在政治、经济及军事领域与美国展开竞争,利用技术和信息加速与美国的争夺,以便让地区均势朝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这是支持压迫制度和支持自由社会的根本性政治竞争。”

  报告指出,面对这一竞争,美国不能听之任之,更不能袖手旁观,而要采取果断措施加以回应。“需要提高我们的竞争能力以便应对这些挑战,保护美国利益、促进我们的价值观。美国的军事力量必须准备应对所有形式及不同领域的冲突。”报告还提出,要对冷战结束以来美国长期坚持的对中国及俄罗斯的接触和融入政策进行反思。“这些竞争要求美国重新思考过去二十年的政策,这一政策基于如下假设,认为与对手接触并将其融入国际制度和全球商业,会将其转变为善意的行为体和值得信赖的伙伴。总的看来,这一假设是错误的。”

  “自由与压迫的竞争”这一标签不禁让人联想起冷战时期里根政府提出的“邪恶帝国论”以及小布什反恐时期提出的“光明与黑暗的斗争”口号。

  灵魂:“美国第一”

  渲染权力争夺与大国竞争也好,提出“自由与压迫的竞争”标签也罢,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捍卫特朗普政府所津津乐道的“美国第一”理念,它也是这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灵魂。

  报告开宗明义,指出本届政府将把本国公民的安全、利益和福祉放在第一,“捍卫美国第一是本届政府的职责,也是美国世界领导地位的基石”。在一个危机四伏的动荡时代,美国第一的国家安全战略意味着维护好美国的四大核心利益:保卫美国人民、国土安全及美国生活方式;促进美国经济发展与繁荣;通过实力维护和平以及促进美国的全球影响。

  保卫美国安全意味着应对形形色色的挑战,提升美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能力,强化美国的主权、边界控制和移民政策,击败恐怖分子,确保美国网络安全。促进美国繁荣,要求激活美国的国内经济活力,“恢复人们对美国经济模式的信心”;推进“自由、公平及互惠的经济关系”,反对不公平贸易行为,采取措施防止竞争对手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技术。以实力求和平意味着复兴美国的竞争优势,不惧怕与中俄等竞争对手的竞争,并在必要时与盟国及伙伴一道动用多种手段、包括运用经济外交工具来应对安全威胁。拓展美国影响意味着美国要敢于在全球商业及基础设施领域与中国等竞争对手展开竞争,提供不同于中国的投资与发展模式;在多边机构里发挥美国影响,更好服务于美国利益;同时在全球捍卫美国的价值观。

  中国:美国的头号竞争对手”

  除了赤裸裸地宣扬权力争夺、大国竞争和捍卫“美国第一”外,将中国视为美国头号竞争对手是这份战略报告的最大特色。报告一改此前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的战略定位,毫不隐晦地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且排在美国各类威胁的第一位。

  克林顿时期曾将中国视为战略合作伙伴,小布什虽然在竞选期间将中国描绘为“竞争对手”,但执政后部分出于反恐战争的需要,认为中国是可以合作的伙伴,并提出了“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概念。奥巴马时期,中美两国竞争与合作并存,特别是在其第二任期后期,美国国防部及战略家逐渐倾向于从竞争角度看待中美关系。国防部长卡特曾在多个场合大谈美国面临的五大威胁,即俄罗斯与中国的大国竞争威胁,伊朗与朝鲜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无赖政权威胁,以及中东恐怖主义威胁。这五大威胁也是这份报告里反复提到的五大威胁(或三类威胁)。但是,奥巴马政府始终没有明确将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在国防部长卡特列举的五大挑战中,俄罗斯首当其冲,排在第一位。

  在这份战略报告里,中国不仅被描绘为试图颠覆现状的修正主义大国和战略竞争对手,而且排在五大威胁之首。报告提到中国33次,认为中国在全面挑战美国权力、影响与利益,试图削弱美国的安全与繁荣。“中国试图替代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地位,推广其国家驱动的经济模式,并按照对其有利的方式重塑地区秩序”。报告还痛心疾首地表示,“数十年来,美国的政策都基于这一信念,即支持中国崛起和融入二战后国际制度将会让中国自由化。但事与愿违,中国在以损害他国主权的方式拓展权力,……传播其威权主义制度的特征,建立仅次于美国的强大和军费充裕的军事力量”。

  报告不厌其烦地谈论中国在印太、非洲、拉美乃至欧洲拓展经济影响,运用经济奖赏和惩罚,甚至暗含的军事威胁,说服其他国家考虑其政治和安全议程。认为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和贸易战略强化了中国的地缘政治抱负,让身处其中的很多国家主权日益受到威胁,同时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和基础建设项目,不仅加剧了当地腐败,甚至让一些国家债台高筑,不利于当地经济发展。报告还指出,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实践,扭曲了市场经济,人为加剧了巨额贸易不平衡。报告认为,中国的这些经济行为,削弱了美国在这些地区的影响与经济竞争力,威胁到美国的经济安全。

  对策:在全球推回中国经济影响

  提出详细而全面的应对举措,是这份战略报告的又一鲜明特征。面对中国“挑战”,报告指出,美国应该单独及与志同道合的盟友伙伴一道降低中国影响。

  美国单独应对中国挑战的举措包括:美国将通过对话、执法工具等所有恰当手段应对所有扭曲市场的不公平贸易行为;与国会一道加强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的工作,确保解决当前及未来的国家安全风险。优先重视反情报和执法行动,杜绝各种知识产权偷窃,并探究新的法律和规则机制阻止和起诉违反行动。收紧签证程序,防止技术落入竞争对手手中。

  共同的举措包括:美国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及伙伴一道共同维护并改进公平互惠的经济秩序,必要时,共同采取公平贸易执法行为。在贸易和投资项目上共同确保透明度及遵守国际标准。“通过多边经济施压,传递一致的决心”。

  报告还提出了较为详细的应对中国挑战的地区战略举措。在印太地区,美国将与盟友及伙伴一道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鼓励地区合作维护自由开放的海上交通线、透明的基础设施融资行为、不受阻碍的商业及和平解决争端。“将与盟国在高质量的基础设施方面进行合作”,“拓展与印度这一美国重大防务伙伴的防务安全合作,支持印度在印太地区发挥领导作用”。

  在欧洲,美国将与盟友及伙伴一道挑战中国不公平的贸易和经济行为,限制其获得敏感技术。

  在南亚与中亚地区,美国将帮助南亚国家维护主权,应对中国的地区影响。鼓励中亚和南亚的地区经济一体化,促进繁荣及经济联系,推进互联互通与贸易发展。
在西半球,美国将通过强有力的外交接触与地区盟友一道维护安全与繁荣,改进贸易协定,深化与该地区的公平互惠经济联系。

   在非洲,美国支持非洲国家内部的经济一体化,提供美国商品与服务,向非洲国家提供一条不同于中国资源开发式的经济交往关系。

  报告展露出的傲慢、焦虑及偏执,对中国意图的蓄意歪曲及对中国经济发展道路和对外经贸活动的刻意抹黑,不仅令人对特朗普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套路”和执政风格再次感到诧异,也有理由为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走向及中美关系的未来感到担忧。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