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特普会:美俄双边关系能否重启?
韦宗友

《新民晚报》 2018-07-05

  美国和俄罗斯政府日前同时宣布,两国总统特朗普和普京将于7月16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首脑会晤。这将是两位领导人之间第一次正式会晤,也将是2013年以来美俄领导人第一次全方位议题的双边首脑会谈。会晤是在什么背景下举行的?会对美俄关系产生什么影响?本期“论坛”特请专家做一解读。

  1. 拉俄对付伊朗 “通俄门”现转机

  问:这次会晤是在什么背景下举行的?

  答:此次美俄首脑会晤有着两大基本国际国内背景:

  从国际上看,随着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历史性会晤,朝鲜核问题正在迎来新转机,相对而言,伊朗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一方面,由于叙利亚危机和中东乱局,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正在扩大,这是特朗普绝不愿看到的。另一方面,特朗普一直对伊朗核协议表示不满,认为该协议漏洞百出,无法排除伊朗最终发展核武器的可能性。在5月8日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后,特朗普已经亮出底牌,称伊朗将是未来美国政府要集中应对的最主要安全威胁之一。

  鉴于欧洲主要盟友德国、法国和英国与特朗普政府在伊核协议上分歧重大,美国与北约主要盟国在经贸问题上剑拔弩张,特朗普很难指望欧洲在伊朗问题上对美国有所帮助。要防止伊朗在中东坐大,迫使伊朗在核问题上完全就范,甚至最终平息叙利亚内战,美国仅仅依靠中东盟友沙特和以色列难以奏效。鉴于俄罗斯与伊朗的关系以及俄罗斯对叙利亚的巨大影响力,美国必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至少建立起正常的工作关系,寻求俄罗斯在伊朗乃至叙利亚问题上的帮助与支持。

  从国内看,和特朗普如影随形的“通俄门”调查似乎出现重大转机。6月14日,美国司法部公布关于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在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中是否徇私枉法的调查报告。这份一拖再拖的调查报告得出的最终结论是,尽管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在调查过程中存在对希拉里的偏袒,但并没有对案件调查产生实质性影响。然而,几天后又出现戏剧性一幕,该调查报告的调查人员霍尔维茨在接受国会质询时透露,一些负责希拉里邮件门调查的联邦探员后来被特别检察官穆勒雇佣为“通俄门”调查组成员,他们表示将竭尽全力证明特朗普存在通俄问题,甚至夸口要弹劾特朗普,“完成使命”。国会议员对此极为愤怒,甚至要求罢免主管“通俄门”调查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

  6月28日,即特朗普宣布将与普京举行首脑会晤当天,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了一场充满火药味的听证会。罗森斯坦遭到共和党议员轮番质询,被指责他领导的“通俄门”调查存在严重偏见,捕风捉影,隐瞒信息,应该立即结束调查闹剧。当天,众议院还表决通过一项公开谴责罗森斯坦的决议,要求司法部在7月16日前完全“履行(众议院)要求,包括传讯”,否则罗森斯坦将面临藐视国会或弹劾起诉。

  在此情况下,特朗普宣布与普京会晤,一方面再次表明自己不存在通俄嫌疑,敢于在“通俄门”“闹剧”中顶住压力,寻求俄罗斯的支持,捍卫美国国家利益,另一方面也是剑走偏锋,通过与普京的会晤,向“通俄门”调查施加压力,迫使调查尽快结束。

  2. 美国主动示好 急于获俄支持

  问:为什么美国比俄罗斯更急于促成这次会晤?

  答:在美俄两国政府同时宣布美俄首脑会晤前,特朗普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尓顿访问莫斯科为特普会铺路。特朗普政府主动示好,提出举行美俄首脑会晤,主要有五个方面原因:

  其一,由于美国国内的政治氛围,特别是“通俄门”调查紧追不舍,作为调查对象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无法主动去趟这趟“浑水”。

  其二,近年来,由于乌克兰问题和叙利亚问题,美俄关系每况愈下,美国国内存在严重反俄情绪。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俄关系非但未能重启,相反迎来了美国对俄罗斯的新一轮严厉制裁。俄罗斯的一个基本判断是,在当前氛围下,俄罗斯难以通过主动行动来改善或启动俄美关系,只能静观其变。

  其三,正如前面所论述的,在伊朗和叙利亚等问题上,特朗普需要俄罗斯的支持与合作。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建立良好的个人关系或工作关系,无疑是获得俄罗斯帮助的必要前提。

  其四,在当前中美关系因经贸等问题尖锐对立、贸易战一触即发的背景下,拉拢俄罗斯可以让特朗普在对华经贸问题上多一张牌。

  其五,特金会在新加坡成功举行后,美朝将就朝鲜弃核进行正式磋商与会谈。特朗普清楚,朝鲜弃核绝非短期内能够奏效,而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艰难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美国需要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朝鲜重要邻国及国际社会继续施压,让朝鲜在弃核道路上继续前行。
   
  3. 会晤“无所不谈” 共识分歧并存

  问:预计双方将讨论哪些议题?能否取得成果?

  答:特朗普表示,他将与普京“无所不谈”,包括乌克兰、叙利亚以及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大选等话题,都将“摆在台面上”。话虽这么说,但此次特朗普与普京会晤,中东问题,特别是伊朗和叙利亚问题无疑是重点议题,乌克兰问题和朝核问题也可能是主要议题。

  在中东问题上,特朗普预计会向普京强调美俄在反对伊斯兰极端主义及恐怖主义上的共同利益,加强合作,防止“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死灰复燃。在叙利亚问题上,鉴于俄罗斯和伊朗成为阿萨德政权的主要庇护人,美俄在叙利亚南部地区甚至有擦枪走火的可能,特朗普将会与普京开诚布公,要求俄罗斯对阿萨德政权及伊朗施压,防止叙利亚内战进一步升级,避免美俄在叙利亚擦枪走火。在伊核问题上,特朗普将寻求普京在伊朗核协议上的理解与支持,孤立伊朗。

  如果说在共同防范和打击伊斯兰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问题上美俄存在共同利益,特朗普与普京可能会达成共识,那么在伊朗核协议及伊朗在叙利亚乃至中东地区影响力上升问题上,普京不大可能明确支持特朗普,也不大可能给特朗普以实质性帮助。毕竟在这些问题上,美俄存在根本性利益分歧,不是一次首脑会晤能够弥合的。

  在乌克兰问题上,特朗普此前一度表示克里米亚地区说俄语的人居多,让外界浮想联翩,但是白宫发言人桑德斯7月2日明确表示,“对俄罗斯的制裁将继续,直到俄罗斯把克里米亚归还给乌克兰为止”。换言之,美俄在这一问题上不可能达成妥协。

  在朝核问题上,双方倒是可能达成共识。特朗普会向普京展示与金正恩会晤的成果和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前景,同时寻求俄罗斯在朝鲜弃核及无核化过程中的支持,普京应该会乐见其成,做个顺水人情。

  当然,在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大选问题上,特朗普会继续“追问”普京,普京会一如既往地坚定表示“没有那回事”。于是特朗普会再次向全世界强调:普京再次表示俄罗斯没有干预美国大选。

  4. 形式大于内容 实际影响有限

  问:这次会晤对美俄关系会产生什么影响?

  答:美国《政客》网站详细统计了特朗普就职以来与普京举行的各类交流,包括会晤及通话等,发现特朗普已经与普京进行了不下十次直接交流。该网站认为,特朗普对发展与普京的关系是矢志不渝、不遗余力,甚至不顾国内强烈的反俄情绪及“几乎要撕裂美国”的通俄门调查。可以说,特朗普要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绝非一时心血来潮。在七国集团峰会期间他已经明确表示,当前重大国际问题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将无法得到解决,甚至提出要让俄罗斯重新回到七国集团。

  不过,形势比人强,尽管特朗普有发展与俄罗斯关系的执念,对普京也是“惺惺相惜”,但无奈美国国内气氛不对,加之国会早已通过制裁俄罗斯的法律,甚至还部分收回了总统解除经济制裁的权力。特朗普能给予普京的不多,能兑现的更少,相反,想要从普京那里获得支持的清单则是一长串,这明显是桩“不公平、不互惠的买卖”。普京虽然愿意重启美俄关系,尽早结束美国和欧洲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和外交冷遇,但他十分清楚,特朗普能给的不多,美俄关系重启困难重重。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与普京的赫尔辛基会晤,形式大于内容,对美俄关系实际影响有限。

  来源链接: http://xmwb.xinmin.cn/html/2018-07/05/content_23_1.htm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