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2020——胜者在望,余音未了
【2020美国大选观察】特约撰稿23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2020-11-25

  【编者按】2019年底,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开始陆续推出【2020美国大选观察】专题系列原创文章,随着美国大选落下帷幕,本系列推送即将收尾。近一年来,我们密切关注和追踪大选进程、第一时间分享观察心得,力图将专业视角与大众感知恰如其分地结合起来,从而产生积极的学术和社会影响。在此期间,我们不仅收到了学界同仁的良好反馈和关注,也获取了不少媒体和社会人士的好评。衷心感谢大家对中心原创性研究的支持!

  2020美大选虽然跌荡起伏,但事实上,它正在踏着观察者、政治家以及媒体之前的预测的节奏上演。大选之夜11月3日,注定没有出来结果。截至目前,在几个不停数票的战场州,版图已经逐渐由红转蓝。拜登说的没错,“大家耐心些等结果”,他会赢的。而特朗普此前说的也没错,“赢很容易,但失败不容易。尤其对于他。”

  赢了佛罗里达州,就赢了大选?

  位处美国东南角,拥有29张选举人团票的佛罗里达州,几乎是历次大选的风向标,也是大选之夜的明星州。而且,2000年的重新计票之争就出现在佛罗里达。然而,2020年就是如此特别。佛罗里达州成为第一个宣布结果的战场州,特朗普以51.2%比47.8赢,3.4个点,超过2016年的1.2%的差距。但是这个胜利的信号并没有持续多久,第二天,风向就慢慢在转,第三天更甚,第四天,版图就基本全被染蓝。

  大选前,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都在佛罗里达下了大功夫。特朗普染病复出的第一个集会就在佛州的桑福德,随后共举办6场,而且早在7月、9月,特朗普就已经在佛州举办了两场集会。拜登在佛州举办四场竞选活动。在广告投入方面,拜登超过特朗普。电视广告拜登团队投入1.54亿美元,特朗普投入1.03亿美元。

  此外,各自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也砸入大量广告投入,布隆伯格的“独立美国”的投入尤为突出,仅在佛州就投入1亿美元。虽然支持特朗普的“美国第一行动”也在佛州投入大量广告,但是加上宾州、威斯康辛,总共为一千万,根本与布隆伯格无法抗衡。可能还值得提到的是,布隆伯格还在得克萨斯和俄亥俄州投入1500万美元为拜登打广告,似乎有布隆伯格广告的州拜登都输了。

  不过,此前便有新闻报道,拜登团队在佛罗里达砸重金是为了分散特朗普团队对中西部的注意力。如果是这样,无疑拜登团队赢了。

  疫情的影响?

  疫情并没有成为影响选民投票的一个重要因素,更谈不上是决定因素。比如佛罗里达州新冠感染率排全国第5,排在纽约州、得克萨斯州、加州、新泽西州之后,感染人数近75万,死亡人数1.58万。但是并没有影响特朗普在该州获胜。

  但是,疫情却为民主党提供了便利战略的条件。其一,因为疫情,民主党可以采取消极的、低调的、远程的,只面对镜头而不是面对人群的竞选活动,避免了拜登可能说错话的短处。同时,可以批评特朗普称为病毒的“超级扩散者”。其二,因为疫情,可以理所当然更改投票规则:扩大邮寄选票,延长投票时间。通常的惯例是,只有缺席投票者可以采用邮寄方式。缺席投票者指那些无法到现场的选民,比如住在海外的公民,出差的、休假的、生病的、残疾的,军人、学生以及重罪犯等。比如特朗普本人的投票就是缺席投票。而普遍实行邮寄投票,并不只是增加了工作量,重要的是,选民比例也随之发生变化。那些对于拜登没有太多热情的民主党支持者会选择方便的邮寄进行投票,但是如果让他们当天专门驱车去现场,可能就未必。根据有党派所属数据的州的统计,选择邮寄选票的选民44.1%是民主党,仅26.2%是共和党。

  从民主党开始鼓励各州采取邮寄选票之日,特朗普就在攻击这个举措潜藏的腐败。但是,由于疫情,民主党的举措无疑让民众更感到“暖心”,而特朗普呈现出的是一个只顾自己的“恶人”形象。从拜登的安静等待,到邮寄选票,可以说这场疫情为拜登团队提供了诸多便利。但是如果以后邮寄选票成为一个趋势,恐怕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数票”混乱。

  “反特朗普”联盟的力量

  如果说疫情并不足以打击特朗普,但是跨越各界的“反特朗普”联盟则可以。从政界建制派、主流媒体、金融大佬、科技大佬、教育界以及各种民间团体,形成了一个层层围堵的网,“把他选下去”(vote him out)是他们的终极目标。在辩论中,拜登的副总统搭档哈里斯本人特别强调“乔和我为我们建立的竞选联盟感到特别自豪”。我们可能是您在总统大选中所见过的最广泛的同盟之一。当然,我们得到了民主党人的支持,此外还有独立人士和共和党人的支持。实际上,乔治·布什总统内阁的7名成员也在支持我们。她提到科林·鲍威尔,辛迪·麦凯恩,约翰·卡西奇的名字。还有500多位将军、退休将军以及前国家安全专家和顾问都在支持我们的竞选。

  从拜登的捐款名单可以看出,新闻界捐近8千万美元;华尔街包括金融、保险、房地产等,捐款达近2亿美元,(而捐给特朗普的只有这个数额的一半);教育界捐款为2200万。

  媒体对特朗普的排斥则是赤裸裸的。除了传统媒体历来对特朗普的偏见外,新媒体包括特朗普最爱的推特,随着大选的临近,更是采取了“审查”制度。将特朗普的言论打上“误导言论”的标签,对他进行“禁言”管制。大选日结束后,特朗普的推特账户更是显示一个接一个被禁的图示。特朗普支持者在脸书成立的小组也被以传播错误以及危险消息被终止。

  “#DELETED: Big Tech's Battle to Erase theTrump Movement and Steal the Election”《#删除:科技大公司为摧毁特朗普运动和抢夺选举而进行的战斗》一书的作者称“大型科技公司在过去四年构建了一个巨大的审查’错误信息’的机制”,构建这个机制的目的只有一个目的:阻止特朗普连任。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历来是候选人的强大后盾。在长长的名单里,会赫然看到明确将自己定义为“反特朗普”的PAC,而没有一个PAC将自己定义为“反拜登”。这场竞选就是在看到底是爱特朗普的人多还是恨特朗普的人多。所以不管民主党候选人是谁似乎都无所谓,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让特朗普下台。

  相比民主党的战略团结,共和党则没有表现出团结的战略,虽然可能他们在意识形态上没有民主党内部的分歧大。

  桑德斯支持者的贡献

  当人们看到并没有太大号召力的拜登能如此决战,并走向胜利,还是多少会有些疑问。除了以上提到的之外,还有一个无法忽视的力量,那就是桑德斯的支持者!桑德斯大选日之后发推特:“我想感谢进步草根组织为拜登的胜利所作出的非同寻常的努力。一起,你们在年轻人中、有色人群以及劳动阶层,建立起广泛的支持阵线。祝贺,让我们继续前进。”

  民主党内部无疑是分裂的,但是在关键初选时刻,重新集结,温和派与进步派达成妥协,桑德斯退出。但是,桑德斯的团队与支持者并没有退出,他们成为拜登麾下的支持者。桑德斯在多年的竞选中,形成了一个行动力极强“地面”团队,以及热情不亚于特朗普支持者的支持者。这支团队弥补了拜登缺乏“地面”战略的短板,而原来桑德斯的支持者这次并没有跑票。

  地方领袖的影响力

  大选中,多多少少可以看出地方领袖的影响。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该州的计票并没有什么困难。宾州、密歇根、威斯康辛、明尼苏达州州长均为民主党,而且宾州的州秘书尤其反特朗普,密歇根州长一度为拜登站台,甚至还遭到右翼组织绑架威胁;明尼苏达州则有曾参加民主党初选的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她的力量可以足以染蓝明尼苏达。再看看本是共和党阵营却变成战场州的亚利桑那以及得克萨斯,一个是共和党重量级家族麦凯恩的故乡,一个是布什家族的所在。这两个家族都与特朗普交恶:一个是因为特朗普公开抹黑麦凯恩的“战争英雄”形象;另一个是因为一场总统候选人之战。麦凯恩的夫人更是在民主党全国大会发言,并在大选前三天发文呼吁共和党三思。
  
  特朗普失去了4年前的摇摆选民

  有很多人说,这次大选事实上是对特朗普的一次公投。但是人们并没有看到一边倒,而是一场不差上下的较量。特朗普其实并没有表现的那么差。根据截至发稿的“出口统计”,49%男性投给特朗普,48%投给拜登;女性43%投给特朗普,56%投给拜登。民调一直都在说,支持特朗普的女性在减少,但其实总体来看,特朗普获得女性选民的比例,和2016年几乎没太大差别:当年42%女性投给特朗普。相反,2016年,53%男性选民选择特朗普,2020年则降为49%。从种族背景来看,57%选特朗普,42%选了拜登;而这个比例在2016年为:58%比37%。可以看到,更多白人选民选择了拜登。少数族裔一直是民主党的重仓,今年也不例外。87%非裔选择了拜登,12%选择特朗普。虽然特朗普赢得非裔的比例依然少的可怜,但是,相比2016的8%,特朗普则是赢了更多非裔选民。同样拉丁裔、亚裔选民投给特拉普的比例也略有上升。特朗普在竞选时,屡次提及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相反为非裔所做的事情几乎可以与林肯相比。从非裔得票比例上升来看,看来特朗普所称的并不如同媒体所言都是谎言。在很多特朗普支持者的眼里,特朗普能继续获得他们支持的原因就是他兑现自己当初竞选时的承诺。而这对于很多总统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对于四年前因为不接受希拉里而转投特朗普那部分白人选民,四年后,又摇摆回了民主党阵营。此外,福音派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率相比四年前也有所下降。

  “大选还没有结束”?

  在最后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特朗普就已经在新闻发布中屡次称,由于一些州正在作弊,可能最后不得不让法官来裁决。他的团队也在呼吁透明度,称他们的观察员没有被安排在“有意义”的位置,而且一些观察员还被赶出来。“停止作弊”愤怒的示威者也出现在各地。然而主流媒体包括福克斯则都在称,没有证据证明有作弊。

  可是即使官司打到最高法,就能赢吗?就在大选还只有一周的时候,特朗普提名的艾米·康尼·巴雷特宣誓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因此让保守派比例以6:3占优。但是他们一定会支持特朗普的诉求吗?恐怕没那么容易。

  历史的某个时候,总会有历史性事件发生。2020就是这样一个历史性时刻,尤其对于美国。可能很多人会说,一场疫情打乱了特朗普的节奏,但是,如果没有疫情,特朗普就会面对一个不同的局面吗?未必。这场疫情确实为打败特朗普提供了很多便利,但这个不是必要条件。重要的是,美国的“民主”容不下特朗普,美国的“建制”(包括共和党)容不下特朗普。特朗普从上台之日就是在孤狼作战。他以局外人姿态登场,离场时依然是局外人。

  正在结束该文时,各主流媒体宣布乔·拜登当选为第46任美国总统……

  (作者系特约撰稿人谈可)

  专题:2020美国大选观察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