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中选大选化”,美国政治的畸形态势
王浩

《环球时报》 2022-09-03

  北京时间9月2日,美国总统拜登在费城发表主题为“国家灵魂”的演讲。在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临近的敏感时间点上,拜登的这一演讲反映出民主、共和两党恶斗正趋白热化。追根溯源,2020年美国大选后两党围绕选举结果合法性的争议与2021年1月6日爆发的冲击国会山事件表明,拜登政府执政始于两党极化,政治环境对其而言开局不利。执政后,共和党先是在拜登政府最重视的经济领域持续制造政策障碍,后又借移民、控枪、性教育及堕胎权争议,在社会议题上对民主党发起大规模“文化战争”攻势,使拜登在“罗诉韦德案”裁决后采取反击、首次指责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是“美国历史上最极端的政治组织”。拜登最新演讲是对这一指责的进一步系统化。

  这些事实表明,政治极化依然是美国面临的严峻挑战。实际上近段时间以来,民主党精英一直不遗余力地在内政、外交多个层面进行选举动员。从众议长佩洛西窜台引发中美关系剧震到特朗普庄园被搜查加剧美国内斗,在不到一周内,民主党在对外和对内分别打着“民主”与“法治”的旗号进行政治动员、打压竞争对手以拉抬民主党中期选举选情。如果把上述事实与拜登最新讲话结合起来观察可以发现,当前美国政治生态呈现出一种“中选大选化”的畸形态势,即在内政和外交两个领域同时出现以往在大选前夕才会有的、类似于“十月惊奇”的巨大冲击性事件。

  首先,这一态势反映出在政治极化不断加剧的背景下,中期选举对政治格局的塑造意义被放大,甚至与大选一样被视为决定党争格局的重要变量,因此,两党尤其是执政党为增进政治利益、维护既有优势,肆意通过自身权力优势对选民尤其是中间选民进行政治动员。在上述内外事态中,民主党一方面以对外特别是对华示强甚至挑衅,迎合国内以强化对华战略竞争为主基调的民意,并试图彰显其国际领导力;另一方面则以对内削弱特朗普这一共和党中最具政治影响力的标志性人物的政治形象和影响力,以打击共和党的选举士气。这一内外联动的手法共同服务于民主党挽回其在国会岌岌可危的脆弱优势这一最终目标。可以说,当前民主党用尽各种手段对中期选举动员的做法甚至导致2024年大选动员提前,这是“中选大选化”的直接体现。

  其次,这一态势还是民主党在执政成绩不佳、有相当概率失去国会主导地位的背景下转移主要矛盾、进行政治自救的冒险之举,反映出当前美国政治民主的异化和政治生态的每况愈下,陷入一种“比烂”的循环。拜登执政以来的民调支持率持续下滑,给民主党的中期选举蒙上了阴影。在此过程中,美国创纪录的通货膨胀与拜登政府无力应对的事实成为问题症结。面对这一压力,民主党选择“另辟蹊径”以自救,即在外交上以台湾问题为抓手对华挑衅以对外示强、内政领域以对特朗普的搜查和政治抨击为抓手以打压对手。这就表明,美国政治正朝着民主政治异化、党争恶斗强化和政治生态恶化的方向加速发展,尤其是在中期选举背景下运用丑化对手形象做法抬升本党选情的手段,使美国政治陷入“比烂”的恶性循环,即政治精英无法通过解决内政外交的重大问题、提供更好的内外治理和改革方案获胜,而只能通过打压甚至污名化对手的拙劣伎俩获取选举优势。这一现象的常态化表明,美国政治的堕落在2016年和2020年大选之后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最后,拜登的上述演讲还表明,民主党仍将特朗普视为最大政治威胁和选举挑战。在当前特朗普的政治声势卷土重来以及获得其背书的大部分候选人在国会中期选举的党内初选中脱颖而出等事实面前,民主党面临的政治挑战和选举压力可能并不比大选时小。这成为“中选大选化”的重要动因。在这一“中选大选化”的新动向下,可以预计,美国政治中的党争必将随着中期选举的渐行渐近而进一步加剧。从2020年大选中两党以病毒溯源问题污名化中国进行选举动员,再到近来民主党政客以台湾问题为切入点服务于其中期选举私利表明,围绕涉华议题的党争外溢化现象将会给中美关系造成明显负面冲击。我们应充分意识到美国对华关系“内政化”和“工具化”的挑战,坚持底线思维,综合运用高层对话与沟通机制、危机管控机制甚至必要威慑,避免美方出现冲击两国关系政治红线的非理性行动。

  (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