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深度|最新数据显示美国通胀居高不下,美股大跌,美联储会加息100个基点?
宋国友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2022-09-14

  美国8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出炉。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CPI环比增长0.1%,同比增长8.3%,同比涨幅仍维持在40年来的历史高位。

  8月CPI数据不如预期,美国股市当天暴跌,遭遇2020年以来最黑色的一天。

  下周,美联储又将扔下新一轮加息的“靴子”。外界认为,美国通胀“高烧不退”将迫使美联储继续收紧货币政策,升息幅度甚至可能会从75个基点加码至100个基点。

  多因一果问题复杂

  如果看同比数据,美国8月CPI比7月其实略有放缓。相比6月的高点9.1%、7月的8.5%,8月降至8.3%。

  但是,微末降幅不足以带来清凉,8.3%的通胀率被认为仍是“高烧”状态,而且高于经济学家预期的8.1%,让外界感到失望。

  更令人不安的是,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的核心CPI环比上涨0.6%,涨幅较7月扩大0.3个百分点;同比上涨6.3%,涨幅也较7月的5.9%明显扩大。

  8月核心CPI数据“凸显出至少在短期内通胀已在经济中根深蒂固”,《华尔街日报》称。在美联储看来,核心CPI是衡量未来通胀趋势的更准确指标。

  具体来看,居住成本、食品价格和医疗保健服务价格是导致8月整体CPI上涨的主要推手。

  其中,食品价格持续攀升,环比涨幅达到0.8%,同比攀升11.4%,创1979年5月以来最大同比涨幅。占CPI比重约三分之一的居住成本环比上涨0.7%,涨幅较7月扩大0.2个百分点。医疗保健服务价格环比涨幅达0.8%。

  不过,8月能源价格有所回落,环比下降5%,其中汽油价格环比下降10.6%。但电价和天然气价格环比明显上涨,涨幅分别为1.5%和3.5%。

  通胀数据不如人意,华尔街大受打击。美股13日暴跌,遭遇2020年6月以来最糟糕的一天。道琼斯指数下滑近1300点,跌幅近4%。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下跌4.3%和5.2%。

  众所周知,为遏制40年来最严重通胀,今年3月以来,美联储已连续4次加息,累计达225个基点,为什么高通胀仍如此顽固?

  外界分析认为,虽然汽油价格下跌小幅拉低8月CPI的同比数据,使得CPI连续两个月有所回落,但是,支撑通胀高位运行的几大力量依然强大。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宋国友表示,美国目前的高通胀是各种因素共同发酵的结果,而且推高通胀的因素也在动态变化中。

  去年,通胀刚抬头,主要是因为此前应对新冠疫情采取低利率政策及政府刺激措施导致的货币超发;美国经济从疫情中逐步复苏,激发强劲的消费需求,以及供应链紊乱等因素;今年上半年通胀加速飙升,主要与俄乌冲突、西方与俄互相制裁,从而引发能源、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有关。现在,既有因素之上还新增其他因素,包括劳动力价格上升等。

  浙江大学财税大数据与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侯若石认为,除了扩张性货币政策刺激过度以及地缘政治动荡等因素外,美国通胀居高不下还有两个原因,一是结构性问题困扰经济。金融经济过度发展,打击实体经济,导致供给不足。二是美国经济政策互相冲突、决策迟缓。比如美联储起初对通胀掉以轻心,未能及时出手应对。

  在侯若石看来,美联储的加息“猛药”并非毫无作用,至少CPI同比数据已连续两个月下降。但是,从降幅以及核心CPI数据来看,“药效”显然不佳。其症结在于,治理混乱导致无法理顺经济活动,也削弱了美联储的政策效应,使得通胀“高烧”难退。

  宋国友表示,美联储激进加息之所以效果不彰,一是因为美国的高通胀是多因一果,非单因单果,问题复杂,较难解决。二是美联储加息力度虽大,但总体利率水平依然较低,目前位于2.25%至2.5%的区间。如果未来提高至3%乃至4%以上的水平,预计能见效。

  “当前,仍处于一个僵持阶段,即多种诱发通胀因素发力,同时货币政策还不够有力。”

  回归正常路还很长

  13日,美国总统拜登就最新通胀形势发表讲话。他表示,过去两个月美国物价基本持平,对美国家庭来说是个好消息。但他也坦承美国降低通胀还需更多的时间和决心。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认为,8月核心CPI继续冲高反映出美国通胀呈现长期趋势,与白宫和美联储宣称的“暂时性”观点相背离。

  宋国友表示,通胀本身有一定周期,短期内很难结束,何况美国通胀水平很高。其次,眼下推高通胀的因素都无法即刻消除,未来也不排除出现其他因素。比如8月能源价格虽有回落,但是随着冬季来临,能源消费需求上升,也可能再次推升能源价格,从而推高通胀。

  此外,西方打算从12月5日开始对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实施限价措施,也可能招致报复,导致年底价格上涨。

  侯若石补充道,为拼中期选举,拜登政府已推出多项法案,这些法案都需要巨大支出,未来也可能给通胀火上浇油。与此同时,美国控制通胀的政策工具非常有限,主要靠加息。《通胀削减法案》名为削减实为增负。无有效措施意味着抗通胀效果将打折扣。

  总之,美国通胀水平要回归正常水平,甚至实现美联储提出的2%左右的目标,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长痛”不如“短痛”?

  8月CPI是美联储下周货币政策会议之前出炉的最后一个重磅经济数据,也是美联储下一步加息行动需要参考的关键指标。

  此前,外界预计,如果8月CPI超预期回落,有望给美联储提前完成加息周期创造有利条件。

  然而,周二的数据打破了美好愿景。市场普遍认为,8月CPI将刺激美联储本月继续激进加息,同时还提高了未来数月持续大幅加息的可能性。

  继续75个基点,还是加码至100个基点?金融机构开始分别“押注”。

  周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跟踪数据显示,目前市场认为美联储将在9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性升至82%,加息100个基点的可能性为18%。

  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75还是100,美联储持续“暴力”加息都将使美国经济付出代价。

  加息抗通胀的逻辑在于,加息可提高企业和消费者的借贷成本,从而减缓企业和家庭的需求,进而遏制通胀。

  可加息是一把“双刃剑”,在抑需求、遏通胀的同时也会杀伤经济,包括抑制消费和投资,加大经济衰退风险。

  受高物价和金融环境紧缩等多重因素影响,美国经济在第一和第二季度连续下滑,已陷入技术性衰退。

  宋国友表示,大幅加息会削弱美国经济增长动力、放缓经济增速,并给美国金融市场带来巨大波动。但是,在经济可能衰退的“短痛”与通胀肆虐的“长痛”之间,美联储或许不得不两害相权取其轻。

  侯若石认为,美国经济衰退、金融危机的风险都在上升。经济衰退层面,美国经济处于多重失衡状态,包括产业结构、宏观经济、消费、金融市场等多方面失衡,这是前所未有的。美联储猛烈加息将使局面雪上加霜。金融危机层面,鉴于美国经济结构已形成金融资本压倒产业资本的态势,美联储一有风吹草动,金融市场就会反应剧烈。从美国股市的剧烈震荡中便可见一斑,其中已危机潜伏。

  尽管美国劳动力市场表现强劲,3.7%的失业率接近历史低点,消费需求也很旺盛,但在侯若石看来,这并不能说明美国经济向好。劳动力市场强劲更多是对疫情破坏性影响的“还债”,同时与美国劳动参与率原本就不高有关。美国消费者需求旺盛也透露出家庭负债升高的风险。

  全球经济有何风险?

  高通胀一时难降、美联储大概率将继续收紧银根、经济不确定性滋生……世界最大经济体“发烧吃药”,全球经济又将承受哪些风险?

  分析人士认为,货币贬值、通胀加剧、复苏受阻等等将成为许多经济体的“通病”,甚至一些经济体将陷入高通胀、低增长的“滞胀”局面。

  宋国友表示,美联储激进加息的一大外溢风险是给其他国家、特别是与美元挂钩的国家的货币供给和汇率带来较大冲击。

  今年以来,受地缘政治、美联储加息等因素影响,全球主要货币兑美元汇率普跌。欧元兑美元跌破1比1,英镑、日元兑美元也跌至数十年来低点。

  侯若石表示,货币贬值理论上被认为有利于出口,但是大幅贬值意味着进口商品时将支付更高价格,转而加剧国内通胀。

  “美国的通胀将与其他国家的通胀形成联动效应、互为影响,使世界经济复苏前景变得更复杂。”宋国友说。

  侯若石还指出,美联储大幅加息正在塑造强势美元,吸引全球资本回流美国,将加剧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在此过程中,发展中国家受到的影响更大,将面临股市波动、本币贬值、美元债务利息上涨、进口原材料成本大增等挑战。比如拉美国家通胀压力加大、投资下滑;非洲国家则会面临更严重的债务问题。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