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民主’的代价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7-10-29

   一旦国会拒绝为‘六方会谈’赋予的美国责任‘埋单’,美国对朝新政策将会破产。这不是没有可能。印度国会就没有同意印美民用核能合作协议,让印国大党和美亲印势力白白激动了一回。谁让它们自称是民主制度呢?

   美国政府一方面宣传到今年底朝鲜的核计划就将不再构成威胁,一方面又在心里打鼓:朝鲜为什么又给我添麻烦?

   今夏,美国的一家商业卫星公司发现叙利亚在幼发拉底河沿岸建有秘密核设施,之后以色列空军对其实施了打击。在这些设施遭以军摧毁后,叙利亚出动部队对设施残骸进行紧急清理。当然在美国情报部门眼中,叙利亚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消灭它研发核武器的证据。

   这一事件与1981 年以色列空袭伊拉克的奥斯拉克核反应堆有点类似。当时,以色列获得准确情报,伊拉克在民用核能掩护下,秘密发展核武,违反了它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非核武器成员国的国际义务。毫无疑问,伊方违约在先。但以色列在没有取得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对伊空袭,也属违法。在法理上,伊拉克违法在先,以色列违法在后。

   以色列有无可能获得安理会给它空袭伊拉克的权力呢?根本不可能。一是因为以色列不愿透露它为什么知道伊拉克正在违约,以色列必须保护自己的情报来源;二是如果提供了情报资料,反而会使伊拉克赢得时间转移核活动,既减少被国际社会查获可能,又减少在冲突中受损;三是若无充分证据,大国制衡下的安理会不可能授权对一国先发制人。
以色列进攻伊拉克没有获得安理会授权,就此它有违法嫌疑。但若以色列不及时出击,萨达姆可能今天还大权在握,其政府拥核恐怕已有20 年。那么在它于1990 年入侵科威特后,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的国家愿意与有核武器的伊拉克进行对抗。鉴此,当年以色列袭击伊拉克的后果,并非都为消极。

   不过,人们还是进一步论理:伊拉克秘密发展核武,难道不与以色列侵占阿拉伯土地并且率先发展核武有关?当然以色列又可为己辩护:它从未保证不发展核武,因此即使发展核武也没有违反承诺。相反,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都承诺过不发展核武。违反国际条约,必须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换位思考,还可以不断循环下去。

   拉出上述陈年杂碎铺垫,是要提醒当以色列再次空袭,人们得想想“摩萨德”(以色列情报机构)又有何新证据。有意思的是叙利亚挨炸后还很沉着,没有到安理会或国际法庭去控告。叙利亚有担心是吗,怕告了以后引起国际调查反而露馅?

   以色列这次打击的,不仅是叙利亚,还有美国国务卿赖斯。据说这次空袭闹出了赖斯女士很不愿意看到或听到的消息:叙利亚的核计划中出现了朝鲜的踪影。尽管有关方面做了否认,但对有些人来说,涉及安全问题,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像1981 年以色列炸伊拉克时,宁可相信伊拉克确实在违约;2003 年利比亚被迫承认它正在秘密发展核武器之前,也宁可相信的黎波里未说实话;还有在伊朗否认它秘密从巴基斯坦走私高速离心机之前,也宁可相信德黑兰在说谎。

   这次的麻烦是,有些美国议员不太相信朝鲜会老实弃核。他们感到朝鲜在耍美国,而布什政府急于推动朝鲜弃核,对朝鲜让步过多。他们认为,克林顿当年不讲原则,结果被朝鲜骗了;如今布什因为反恐吃紧,就对朝鲜妥协,将犯下克林顿的同样错误,再度为朝所骗。

   美国国会正在追究赖斯和希尔的责任,因为他们是当前美国对朝政策的制定与执行者。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资深议员若斯•拉蒂能上周找赖斯谈话,批评赖斯迁就朝鲜,要求向更多国会议员通报叙利亚的核情报。拉蒂能认为,要是更多议员知道真相,国会对布什的朝鲜政策做剧烈转弯就会更多地反对。最近国会多个委员会举行联合听证,两党议员已经严厉批评赖斯。

   白宫必须为自己辩护,但也承担风险:要是国会拒绝为“六方会谈”赋予的美国责任“埋单”,美国对朝新政策将会破产。这不是没有可能。印度国会就没有同意印美民用核能合作协议,让印国大党和美亲印势力白白激动了一回。

    谁让它们自称是民主制度呢?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