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伊朗铤而走险
沈丁立

《东方早报》 2007-11-27

http://world.people.com.cn/GB/14549/6578460.html

  近来,关于伊朗核问题的三件事情凸现在世人面前:伊朗交出核武器图纸,伊朗铀浓缩已取得最后阶段成功,伊朗拒绝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它的突击检查。

  伊朗交出核武器图纸,证实了长期以来外界对它的猜测,即伊朗核计划具有军事性质。不发展核武器,要核武器图纸做什么?伊朗说这是巴基斯坦给它离心机时一起搭来的。几年前,当国际原子能机构发现伊朗秘密从事铀浓缩时,问它哪来的离心机,伊朗答是来自黑市,但不知道谁是卖主。买来了造原子弹材料的机器,居然不知道是谁卖的,这种说法只能增加国际社会对伊朗的怀疑。

  后来,伊朗被迫承认,它的离心机是从巴基斯坦走私来的,走私者是巴基斯坦原子弹之父。这说明伊朗先前不是不知道或是忘记了,而是想掩盖。现在,伊朗政府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交了核武器零件的模型设计图,并说是巴基斯坦给的。考虑到伊朗先前的说法,谁能相信伊朗这回说的是实话?

  伊朗不是主动交出核武器图纸,而是迫不得已。但交了之后仍留下一些问题:为什么不主动交?交了没准还留下复印件,制造核武器的知识不会由于交出图纸而从伊朗人的头脑中消失。不管怎么,伊朗不明不白地交出核武器图纸,一点也没有消除外界对伊朗发展核武的怀疑,反而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怀疑是有道理的。

  上周末,伊朗政府又宣布已经生产出核燃料芯块,将用于重水反应堆的研究活动。这是伊朗铀浓缩的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阶段。

  虽然伊朗的目的可能是民用核能,但随着民用核燃料研制的成功,伊朗在这一基础上推进军用核炸药的研制能力自然也在增强,而伊朗希望发展军用核能力的意图,人们是不能排除的。尤其在其对过去的核活动没有也不愿做充分说明的情况下,外界完全有理由对伊朗不信任。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最近发表的关于伊朗核问题的报告中指出,虽然目前伊朗对核计划的申报与核查结果一致,但国际原子能机构仍然没有能力表明伊朗过去秘密发展核计划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人们相信,只要伊朗真的说清过去干了什么,只要它过去的核活动真是为了民用,伊朗就一定会有能力将过去的核历史以令人信服的方式给以澄清。其核历史之所以迄今得不到澄清,不是由于其真实目的不能透露,就是伊朗政府对与国际社会的合作有意保持了距离。

  伊朗是联合国成员,并承诺遵守《联合国宪章》,即接受联合国安理会做出的任何决定。但面对国际原子能机构做出的种种决议,面对安理会做出的种种妥协方案,伊朗拒不遵守。对于这个加入了联合国又公然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国家,其和平利用核能的说法怎么能被世界相信与接受呢?

  伊朗继续推进所谓的民用核计划,同时拒不遵守联合国安理会各相关决议,那么国际社会就要通过核查来确认伊朗信守不发展军用核计划的承诺,对其各项核设施予以监督,而且可以采取突击检查的方式。但是伊朗拒不同意,理由是它还没有批准《不扩散核武器》的附加议定书。

  接受突击检查,就是接受质询检查,并非《不扩散核武器》附加议定书的新增义务,而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非核武器成员国在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订常规安全保障协议时,早就承诺过的例常要求,尽管国际原子能机构过去很少对上述条约的成员提出过这种核查要求。伊朗把必须要接受的要求,推脱为现阶段还可以合法地不必履行的义务,这种行为同样无法让人们对伊朗尊重起来。

  随着铀浓缩成功,伊朗突破民用级浓缩铀的能力日益增大。与此同时,则是它被迫提交核武图纸以及拒绝突击检查的连串险象,美伊冲突的可能显著上升。伊朗与时间赛跑,力图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实现战略突破,赌的是美国仍然无暇顾及。伊朗如此铤而走险,未必稳操胜券。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