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媒体评论
English edition
 
美国情报部门重回专业轨道
沈丁立

《环球时报》 2007-12-27

http://column.huanqiu.com/shendingli/2007-12/40069.html


  2007年末传来惊人消息:美国情报部门断定伊朗早在2003年秋就已停止核武计划。世界受到震动,是这一结论与美政府高层不久前还竭力指责伊朗发展核武有重大出入。这表明美国情报部门吸取了在伊拉克核查问题上的教训,更加注重独立情报来源的相互佐证,其情报工作的进展将会对未来美国政府的战略决策产生重要影响。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心目中的超级威胁,乃是取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能力的国际恐怖力量。因此,美政府定位伊朗为“邪恶轴心”,对伊朗可能支持国际恐怖主义活动以及寻求大规模毁伤性武器,均加强了监视。2002年,伊朗反政府组织在巴黎举行招待会,透露了政府正秘密从事核计划。随后,伊核问题就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次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未经申报的核设施和核活动检查,证实了伊朗确实长期秘密从事核活动,其最持久的秘密项目已有19年;地下秘密的铀浓缩设施如按设计浓缩能力,将超巴基斯坦16倍。这些检查发现让世界震动:伊朗确实长期进行秘密核活动,如果发展成功,伊朗将进入中等核国家行列。伊朗的秘密行为,违反了它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非核武器成员国的国际责任。


  这些事态,证明美政府有理由怀疑伊朗可能长期秘密研发核武,也使伊朗政府十分尴尬。美国在伊核问题上的核心关切,就是根据过去和现在核计划的性质。性质不同,将导致美国不同的政策选择。若能判定现在核计划有军事目的,因损及美核心利益,就不能排除对伊朗发动军事行动。如果说2003年对伊拉克的战争还缺乏依据,针对伊朗打一场有依据的战争,可能从根本上有利于美国家利益,甚至有可能在历史上塑造布什政府的正面形象。


  面临布什可能的新战争决策,美国情报界面临着巨大压力,特别是在美国近年已经出现一系列严重的情报错误之后。2003年美发动对伊拉克战争,中情局当时迁就总统的政治需要,降低情报甄别标准,提出了伊拉克正从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展的“证据”,从而未能充分行使国家安全决策的独立顾问方的责权。但在设立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职位以来的两年来,16个美国情报部门在情报总监的领导下,情报整合有所起色,独立顾问作用有所恢复。


  在2005年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发表的伊朗核问题情报评估中,美方高度怀疑伊朗正在推行核武计划,尤其在取得了一台来自伊朗的便携式电脑后,美从中发现核武弹头设计资料。在伊朗国防部副部长阿里-礼萨•阿斯加里今年2月失踪后,美情报界获知伊朗虽在2003年前发展核武,但在2003年秋后已停止执行。据悉,美国家情报总监麦克奈尔于今年8月向布什简报:基本判明伊朗已经放弃核武发展,并在11月底确定了今年版的对伊情报评估,最终做出了伊朗已不再发展核武的重大结论。这个结果于12月初公布。


  上述评估可能并不为布什政府所喜欢,但体现了它的独立顾问作用,政府只得接受,也认识到这使美伊避免了无妄之灾。但在收到情报总监的8月简报后,布什在等候确认期间,仍以第三次世界大战危险等耸动性言论渲染伊朗核发展的危险性,对伊朗最后一次进行了战争威胁。


  从这次的美国情报决策过程看,情报总监起到了重要作用:整合情报。所谓“整”就是使重大情报不遗漏,而“合”则是相关情报的综合性分析,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据悉,从1997年到2005年担任伊朗副国防部长的阿里-礼萨•阿斯加里四年前已被西方收买,也就是说尽管他于今年2月失踪,但西方一定在此之前已通过他了解到伊朗已停止核武发展的情况,美国某些情报部门因此已必定获得相关情报,而2005年设立的情报总监必定也取得情报汇报,所以美国总统不可能迟至今年8月才首次知道真相。


  但是作为情报确定的操作,在涉及伊朗是否发展核武以及美国是否有攻击伊朗的法理依据问题上,美国情报当局需要一个以上的独立情报来源相互佐证,这在伊朗核问题上却相当困难。因此,美国内部最近两年在逐步调整对伊核状况的判断,一方面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伊朗不再发展核武,另一方面一直在试图寻求一个以上的独立来源帮助确认新发现,这就造成了要等到今年11月才最终给予确认。从这个角度观察,可以认为在经历了伊拉克战争所带来的重大形象损害后,美国情报部门在整合情报、科学判断上,重新回到了比较专业和敬业的轨道。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