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中心简介 人员队伍 新闻动态 研究项目 学术成果 国际合作 媒体评论 图书馆 美国问题研究
  人员队伍
English edition
 
沈丁立

 

教授,博导
复旦大学物理学博士(1989)
研究方向:  中美关系;军备控制与不扩散;地区安全;中国与美国的核武器政策
dlshen@fudan.ac.cn

    沈丁立,1961年生于上海。198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物理系,获理学学士学位。1989年在复旦大学获理学博士学位。1989—1991年,获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关系研究委员会博士后基金,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从事军备控制与国际安全研究。1991年回国,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工作。1993年被聘为副教授,1996年被聘为教授,1998年起任博士生导师,2003年起任政治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专家组成员。现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军备控制与地区安全研究项目主任。

  沈丁立教授在中国大学首先建立军备控制与地区安全研究和教学项目,其内容涵盖中美安全关系、国际核军备控制与裁军、不扩散大规模毁伤性武器及运载工具等领域,包括不扩散出口管制、导弹防御、反恐、禁核试、南亚与东北亚的核扩散、中美核力量与核政策、中国的防务与安全、两岸关系等地区与国际安全问题。主要成果有:主编、合编、参编1990年代数年《中国发展报告》以及《90年代中国与南亚国家关系》和《保守主义理念与美国的外交政策》等,应邀编辑Peace Initiative(印度),在国际安全领域发表各种文章300余篇,其中一半以近十种外文在国外学术刊物与著作中发表。此外,他曾在国内外发表过20多篇物理学论文。

  他目前在复旦大学开设博士研究生课程“国际安全:理论与实践”和“地区安全”以及硕士研究生课程“不扩散与国际安全”和“科学技术与国家安全”,并参与本科公共课“中国与世界”和“当代美国概论”的教学。近年来每年以访问教授身份在美国科罗拉多学院讲授中国外交。

  沈丁立教授主持并参加过大量国内外科研合作。在国内外组织举办或合办过30多次国际学术研讨会,重要者包括中印巴美核裁军与不扩散对话(“上海倡议”)等。曾多次应邀参加中国代表团,参与我国与美国、印度、以及亚太安全与合作理事会等的对话。曾以访问学者和资深科学家身份多次客座访问普林斯顿大学、史汀森中心及关心世界事务的科学家联盟。他还每年担任我国赴美军控博士后人员遴选委员会主席的工作。

  目前国际主要兼职有: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第二任期的战略计划顾问(2002年,全世界40人,中国仅1人),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会员,美国科学促进协会会员,美国太平洋国际政策理事会创始会员,美国对外政策研究所通讯成员,美国海军研究所海外会员,美国化学与生物武器军控研究所国际研究顾问理事会理事,美国佐治亚大学国际贸易与安全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美国挪迪勒斯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国际顾问,美国太平洋冲突与侵略研究所顾问,美国《华盛顿观察周刊》顾问,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与约克大学亚太研究联合中心顾问等。自“工程师和科学家反扩散国际网络”于1993年成立以来,一直担任其协调委员会成员。现任《当代亚太》[中国]、《南亚研究》[中国]、《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中国]、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美国]、Nonproliferation Literature Review [美国]以及Journal of East Asian Studies [韩、日、(中国)台湾]等国内外学术刊物的编委。
曾任INESAP Information Bulletin [德国]的编委(1994-2002)。

  目前国内主要兼职有:中国南亚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亚太学会理事,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理事,上海国际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上海市台湾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国际关系学会南亚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南亚中亚研究所副所长,上海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理事,上海东亚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师范大学国家人文与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俄罗斯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学术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国际政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华东理工大学战争与文明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四川大学南亚与中国西部合作发展研究中心理事等。担任《东方早报》学术顾问、国际时评专栏作者和《新民周刊》国际专栏作者。

   作为优秀回国人员,曾受到国家主席的接见(1993年)。曾获上海市三好学生(1979年),上海市高校优秀青年教师(1995年),上海市新长征突击手(1997年)等称号。1997年获美国艾森豪威尔Fellowship,1998年被国务院发给政府特殊津贴,以表彰对发展中国高等教育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

   曾任复旦大学外事处处长和复旦大学发展研究委员会副主任。曾任上海市青年联合会常务理事并兼教育界组长、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

  研究项目
  反恐时代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
  军备控制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
  著作(专著编著译著)
  沈丁立,张贵洪主编:《金融危机与亚洲国际关系》,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05月
  沈丁立,任晓主编:《亚洲经济转型与国际秩序》,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05月
  沈丁立,任晓主编:《亚洲地缘经济与政治》,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05月
  倪世雄主编,沈丁立、孙哲副主编:《我与美国研究(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文集)》,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年05月
  任晓、沈丁立主编:《保守主义理念与美国的外交政策(论文集)》,上海三联书店,2003年09月
  学术论文
  沈丁立:“Changing Security Environment in Northeast Asia and the Trust-building Process on the Korean Peninsula”,The Trust-building Process and Korean Unification: KINU Unification Forum 2013, Korea Institute for National Unification, 2014.
  沈丁立:“Six Party Talks and the Denucleariz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Strategic Studies, Vol.20, No.2, Special issue on “Sixty Years of Armistice Agreement and Stability in the Korean Peninsula,” No.6, 2013, June 11, 2013
  沈丁立:“Revitalizing the Prague Agenda”,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Spring 2013
  沈丁立:“Space Security: China's Perspectives”,in Ashley J. Tellis and Sean Mirski eds., Crux of Asia: China, India and the Emerging Global Order, January 2013
  沈丁立:“Toward a Nuclear Weapons Free World: a Chinese Perspective”,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沈丁立:“China-US Cooperation in Space”,Space and Defense, October 2009
  沈丁立:“Cooperative Denuclearization toward North Korea”,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Vol.32, No.4, October 2009, pp.173-186.
  沈丁立:“Global USA - A Chinese perspective”,in ESF (European Security Forum) Working Paper No.32
  沈丁立:“中印关系:战略伙伴关系探索”,载《亚洲的经济转型与国际秩序》,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5月
  沈丁立:“Cooperative Denuclearization toward North Korea”,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Vol.32, No.4, October 2009, pp.175-188.
  沈丁立:“全球与区域阶层的权力转移:兼论中国的和平崛起”,《复旦学报》,2009年第5期
  沈丁立:“中美关系、中日关系以及东北亚国际关系”,《当代亚太》,2009年第2期
  沈丁立:“未来中美关系:双边调适之道”,《国际问题研究》,2009年第1期
  沈丁立:“中国周边外交的双环战略”,《当代亚太》,2009年第1期
  沈丁立:“中国将欧盟视为抗衡美国力量的原因探析”,《欧洲世界》,2008年秋季刊
  沈丁立:“亚洲与世界的核问题”,《国际观察》,2008年第4期
  沈丁立:“Can Sanctions Stop Proliferation?”,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Vol.31, No.3, Summer 2008
  沈丁立:“China's Defensive Military Strategy: the Space Question”,Survival, Vol.50, No.1, February-March 2008
  沈丁立:“核扩散与国际安全”,《世界经济与政治》,2008年第2期
  沈丁立:“美国亚洲战略评价”,载《美国问题研究》(第六辑),时事出版社,2007年版
  沈丁立:“美国亚洲战略评价”,《亚非纵横》,2007年第3期
  沈丁立:“2007:防扩散与中美关系”,《国际问题研究》,2007年第2期
  沈丁立:“驴象之战进入新阶段: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后的政策走向”,《国际展望》,2007年第2期
  沈丁立:“深化中美战略对话”,《中国发展观察》,2007年第1期
  沈丁立:“美印核协议以及反思”,载《南亚报告:2006-2007》,云南大学出版社,2006年12月
  沈丁立:“中国学者分析朝核问题的含意”,Nautilus研究所政策论坛,2006年10月
  沈丁立:“朝鲜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中国安全》,世界安全研究所(美国)
  沈丁立:“India, Chin China”,Outlook (The Weekly Magazine), India, November 27, 2006
  沈丁立:“Pyongyang scommette sulla newtralità di Pechino”,Pyongyang mise sur la neutralité de Pékin Le Monde diplomatique [法文版], November 2006, p.15; China Nordkorea und die Bombe Le Monde diplomatique [德文版], November 2006, p.9;
  沈丁立,张家栋:“China's Perspectives on WMD Proliferation, Arms Control, Disarmament, and Related Threats from Non-State Actors”,Arms Control after Iraq: Normative and Operational Challenges (United Nations)
  沈丁立:“21世纪的核威慑”,载《2006:国际军备控制与裁军报告》,世界知识出版社,2006年5月
  沈丁立:“Emergence d’une diplomatie active”,Manière de voir 85 (Le Monde diplomatique), Bimestrael Février-mars 2006, pp.28-30.
  沈丁立:“Iran's Nuclear Ambitions Test China's Wisdom”,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Vol.29, No.2, Spring 2006
  章节根,沈丁立:“军工复合体对美国军控政策的影响”,《美国研究》,2004年第2期
  沈丁立:“Can Alliances Combat Contemporary Threats?”,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Vol.27, No.2, Spring 2004
  沈丁立:“评‘新帝国论’及其缺失”,载《美国问题研究》(第三辑),时事出版社,2004年版
  张家栋,沈丁立:“恐怖语境下的恐怖主义”,《世界经济与政治》,2003年第12期
  沈丁立:“中国如何看待美国‘9·11’以后的安全政策”,《防务与安全分析》, 2003年12月
  沈丁立:“中国的外交政策:以伊拉克与朝鲜为例”,《国际工程师和科学家反扩散网络》, 2003年12月
  沈丁立:“评‘新帝国轮’及其缺失”,《国际观察》,2003年第3期
  沈丁立:“Nonproliferation and WMD Terrorism: Addressing Terrorist Threat through Cooperation”,INESAP Information Bulletin, No.19, March 2002
  沈丁立:“北约新战略:美国新干涉主义的工具”,《美国问题研究》(第一辑),时事出版社2001年版
  沈丁立:“迈向21世纪的中美关系”,《美国问题研究》(第一辑),时事出版社,2001年版
  曹云霞,沈丁立:“试析欧洲的信任建立措施及其对亚太地区的启示”,《世界经济与政治》,2001年第11期
  沈丁立:“美国进行新的军事战略评估”,《外国军事学术》,2001年第10期
  沈丁立:“中国的能源问题及其可选择的解决方案”,《中国评论》,2001年第10期
  Brad Roberts,沈丁立:“Nuclear Equilibrium in Asia”,Chaillot Papers 48 “NUCLEAR WEAPONS: A NEW GREAT DEBATE” (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 West European Union, Paris), July 2001.
  沈丁立:“漫谈核时代的国际关系”,《复旦学报》,1997年第2期
  任晓,沈丁立:“东北亚地区安全的现在与将来”,《国际展望》,1996年第7期
  沈丁立:“克林顿政府对中国核试验可能产生的影响”,《复旦学报》,1993年第4期
  咨询报告
  沈丁立,王公龙:《中美台关系研究》,2003年02月
  沈丁立,吴莼思:《美国太空战略对我国安全的影响》,2001年09月
  沈丁立等:《中国入世背景下上海市技术引进格局的调整思路及对策》,2001年03月
  媒体评论
  沈丁立:“特朗普政府面临的强劲“逆风””,搜狐网,2017-11-02
  沈丁立:“中国贡献给力全球发展”,《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09-28
  沈丁立:“习奥会增进合作 开创未来”,光明网,2015-09-27
  沈丁立:“中美关系三十年的变与不变”,《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09-24
  沈丁立:“中美关系:站在新起点 做好四件事”,《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09-24
  沈丁立:“中国能将新型大国关系推广为新型国际关系吗”,《东方早报》,2015-09-24
  沈丁立:“从新型大国关系到新型国际关系”,中国网,2015-09-23
  沈丁立:“How should China, US Improve Relations on Security?”,China.org.cn,2015-09-23
  沈丁立:“How to Improve U.S.-China Relations”,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2015-09-22
  沈丁立:“Xi Jinping of China Arriving in U.S. at Moment of Vulnerability”,The New York Times,2015-09-22
  沈丁立:“How to Improve U.S.-China Relations”,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2015-09-22
  沈丁立:“美俄关系回顾与前瞻”,《新民晚报》,2014-12-25
  沈丁立:“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国际先驱导报》,2014-12-19
  沈丁立:“CIA torture reveals dark side of US”,China Daily,2014-12-15
  沈丁立:“三大惊喜: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上新台阶”,《解放日报》,2014-11-13
  沈丁立:“核安全峰会:夯实全球机制”,《世界知识》,2014-08-22
  沈丁立:“抗战精神已融入强国梦”,《国际先驱导报》,2014-07-11
  沈丁立:“Dispelling distrust across the Pacific”,China Daily,2014-07-10
  沈丁立:“为亚信注入内容是中国使命”,《环球时报》,2014-05-21
  沈丁立:“An Illegitimate Claim?”,The Mark News,2014-04-14
  沈丁立:“US still seeking hegemony in cyberspace”,China Daily,2014-03-29
  沈丁立:“中美关系35年的发展”,《当代世界》,2014-03-22
  沈丁立:“Striking the right rebalance”,China Daily,2014-02-14
  沈丁立:“Dispelling the confusion”,China Daily,2014-02-04
  沈丁立:“对安倍的挑衅不能无动于衷”,《人民日报》,2014-01-09
  沈丁立:“谁给了美国网络攻击权?”,《人民日报海外版》,2013-08-12
  沈丁立:“合作共赢是中美关系主旋律”,《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11-08-17
  沈丁立:“忠告朝韩兄弟,战争不是游戏”,《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10-12-21
  沈丁立:“英美特殊关系在转型”,《人民日报》,2010-04-26
  沈丁立:“Maturing in diplomacy”,《China Daily》,2010-04-12
  沈丁立:“朝鲜弃核必先改变安全观”,《东方早报》,2009-12-08
  沈丁立:“中美对‘和平’的本质仍有分歧”,《东方早报》,2009-11-25
  沈丁立:“对话好,大有益”,《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9-11-17
  沈丁立:“‘同盟与扩展’亚洲战略已成型”,《东方早报》,2009-11-16
  沈丁立:“怎样描述中美关系”,《东方早报》,2009-10-23
  沈丁立:“国际评论:新中国外交走向成熟”,《东方早报》,2009-09-29
  沈丁立:“全球化的矛盾需要合作解决”,《新民周刊》,2009-09-27
  沈丁立:“奥巴马不是美版戈尔巴乔夫”,《环球时报》,2009-09-27
  沈丁立:“国际核安全或现新秩序”,《文汇报》,2009-09-24
  沈丁立:“中国建国60周年大阅兵:世界检阅中国维和力量”,《新闻晨报》,2009-09-24
  沈丁立:“More cooperation, less barriers”,China Daily,2009-09-15
  沈丁立:“US-China parliamentary relations pick up”,Global Times,2009-09-08
  沈丁立:“视中国为利益挑战者不足为奇”,《新民晚报》,2009-09-08
  沈丁立:“国际评论:博斯沃斯能否做成买卖”,《东方早报》,2009-09-07
  沈丁立:“阳光不再”,《东方早报》,2009-08-19
  沈丁立:“学做一个有智慧的国家”,《东方早报》,2009-08-10
  沈丁立:“Cooperating and competing, China and the US to begin strategic dialogue”,《YaleGlobal Online》,2009-07-23
  沈丁立:“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东方早报》,2009-06-30
  沈丁立:“内贾德之胜,美国之败”,《东方早报》,2009-06-12
  沈丁立:“如果朝鲜掌握核武器”,《东方早报》,2009-06-08
  沈丁立:“朝鲜核试,再度博弈”,《解放日报》,2009-05-26
  沈丁立:“朝核问题的三大悬疑”,《环球时报》,2009-04-27
  沈丁立:“解读朝鲜退出六方会谈台前幕后”,《新民晚报》(采访),2009-04-17
  沈丁立:“退出六方会谈是朝鲜现实主义的必然”,《东方早报》,2009-04-15
  沈丁立:“奥巴马倡导无核世界 美安全思想正在转型”,《解放日报》,2009-04-10
  沈丁立:“不可低估贸易保护主义顽固”,《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9-04-06
  沈丁立:“东亚国家该如何‘抱团取暖’”,《东方早报》,2009-03-30
  沈丁立:“Presidents looking for answers”,Asia Times Online,2009-03-28
  沈丁立:“更有效地推动‘搁置争议’”,《瞭望东方周刊》,2009-03-24
  沈丁立:“我们眼中的美国”,《东方早报》,2009-03-24
  沈丁立:“US-Russian 'reset' requires real cooperation”,《China Daily》,2009-03-13
  沈丁立:“建议美国在南海有所收敛”,《东方早报》,2009-03-13
  沈丁立:“说来绕去还是‘核’”,《人民日报》,2009-03-05
  沈丁立:“Dalai Lama Should Focus on Buddhism”,《China Daily》,2009-02-28
  沈丁立:“希拉里向亚洲传递什么信息”,《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9-02-23
  沈丁立:“‘奥巴马主义’已初具轮廓”,《新民晚报》(采访),2009-02-13
  沈丁立:“布什8年外交亮点”,《新民周刊》,2009-01-26
  沈丁立:“狂想2039:中美能源试验拯救世界”,《东方早报》,2009-01-07
  沈丁立:“中美携手:迎来又一个30年”,《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9-01-02
  沈丁立:“China plays bigger role in proliferation control”,《China Daily》,2008-12-29
  沈丁立:“小布什政府对朝核外交失败”,《新民周刊》,2008-12-29
  沈丁立:“中国学者别再忙着批亨廷顿了”,《东方早报》,2008-12-29
  沈丁立:“中美关系,越接触越好”,《新闻晚报》,2008-12-28
  沈丁立:“朝核伊核明年不会有大转机”,《东方早报》,2008-12-26
  沈丁立:“China-US relations on path to more progress”,《China Daily》,2008-12-16
  沈丁立:“中美关系发展有利世界繁荣”,《人民日报》,2008-12-16
  沈丁立:“实力绝对提高,地位相对衰落”,《东方早报》,2008-12-09
  沈丁立:“希拉里:如何跟中国打交道?”,《新民周刊》,2008-12-01
  沈丁立:“是,国务卿女士”,《东方早报》,2008-11-24
  沈丁立:“仅仅‘变色’是不够的”,《东方早报》,2008-11-18
  沈丁立:“盘点美国总统选举几大看点”,《环球时报》,2008-11-05
  沈丁立:“祝贺奥巴马,祝贺美国”,《新闻晚报》,2008-11-05
  沈丁立:“一年政治长跑将抵终点 奥巴马优势难撼动”,《新闻晨报》,2008-10-27
  沈丁立:“‘好’制度,‘坏’制度”,《东方早报》,2008-10-22
  沈丁立:“黑瞎子岛回归强固中俄关系”,《文汇报》,2008-10-15
  沈丁立:“中国和新的权力平衡”,chinaelections.org,2008-10-03
  沈丁立:“如何看待美国的作用”,《东方早报》,2008-09-24
  沈丁立:“Beijing's Perspective: Sino-U.S. Relations and the 2008 Presidential Election”,《China Brief》,2008-09-23
  沈丁立:“‘新冷战’开演”,《新民周刊》,2008-09-19
  沈丁立:“以纪念馆形式保留”,《人民日报》,2008-09-16
  沈丁立:“新冷战时代”,《东方早报》,2008-09-09
  沈丁立:“印美核协议—— 不防扩散防‘威胁’”,《文汇报》,2008-09-07
  沈丁立:“美俄可能打成平手:最大的输家是豪赌国家利益的萨卡什维利”,《文汇报》,2008-08-28
  沈丁立:“图穷匕首见(二)”,《东方早报》,2008-08-27
  沈丁立:“不散的筵席”,《东方早报》,2008-08-25
  沈丁立:“朝美互动又一回”,《新民周刊》,2008-07-10
  沈丁立:“平壤‘炸塔’属核军控行动 是否走向核裁军要看申报清单内容”,《文汇报》,2008-06-28
  沈丁立:“疯狂的石油”,《东方早报》,2008-06-20
  沈丁立:“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候选人可能带来大改变”,《环球时报》,2008-06-04
  沈丁立:“‘逢中必反’ 佩洛西想干什么”,《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8-04-14
  沈丁立:“伊拉克战争五周年得失谈”,《复旦青年》,2008-03-31
  沈丁立:“政治、权力与人性”,《新闻周刊》,2008年第12期,2008-03-24
  沈丁立:“提倡批评与自我批评”,《东方早报》,2008-03-21
  沈丁立:“美国国防报告再一次无法令人信服”,China Daily,2008-03-18
  沈丁立:“老人、黑人、女人:谁才是最后牛人——我看美国总统大选”,《复旦》,2008-03-10
  沈丁立:“朝美‘音乐外交’带来什么”,《新民周刊》,2008-03-09
  沈丁立:“北约:不自愿同盟”,《东方早报》,2008-03-06
  沈丁立:“北京奥运会与达尔富尔问题”,《市府内参》,2008-03-03
  沈丁立:“北京奥运会:给人权提供机会”,www.chinastakes.com/story.aspx?id=223,2008-02-27
  沈丁立:“不再强调核武器”,paper presented a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chieving the Vision of a World Free of Nuclear Weapons Norway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2008-02-27
  沈丁立:“大选也关于修补台湾的经济”,www.chinastakes.com/story.aspx?id=213,2008-02-20
  沈丁立:“中国一个民主的试验”,The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2008-02-15
  沈丁立:“中巴关系的最近发展:原子能和安全方面”,Indian and Global Issues(New Delhi),2008-01-31
  沈丁立:“核能不是解决之道”,www.chinastakes.com/story.aspx?id=180,2008-01-27
  沈丁立:“Bye-Bye,核武器”,《东方早报》,2008-01-25
  沈丁立:“油价上升的收益”,Web Column, The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2008-01-23
  沈丁立:“Interpreting the U.S. National Intelligence Estimate on Iran”,Web Column, The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2008-01-16
  沈丁立:“增进互信的一次访问——与基廷上将茶叙感想”,《文汇报》,2008-01-16
  沈丁立:“不是最后一年外交难出彩”,《国际先驱导报》,2008-01-10
  沈丁立:“朝鲜申核困难重重 图穷匕首见”,《东方早报》,2008-01-08
  沈丁立:“2008年国际政经走势展望”,《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8-01-07
  沈丁立:“边界2008”,《东方早报》,2008-01-01
  沈丁立:“美国情报部门重回专业轨道”,《环球时报》,2007-12-27
  沈丁立:“伊朗铤而走险”,《东方早报》,2007-11-27
  沈丁立:“‘民主’的代价”,《东方早报》,2007-10-29
  沈丁立:“强人外交第一页”,《东方早报》,2007-10-17
  沈丁立:“大学校长羞辱了美国自己”,《世界知识》,2007年第20期,2007-10-01
  沈丁立:“德黑兰的强硬未触底线”,《解放日报》,2007-09-24
  沈丁立:“读《大趋势——2020年的世界》”,《文汇报》,2007-08-18
  沈丁立:“美国军费再攀新高”,《人民日报》,2007-08-09
  沈丁立:“朝鲜核政治初见成效”,《国际展望》,2007年第15期,2007-08-01
  沈丁立:“美国为何起劲研究中国”,《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7-07-10
  沈丁立:“反核恐有法可依”,《人民日报》,2007-06-15
  沈丁立:“美发布‘中国军力报告’的霸权逻辑”,《解放日报》,2007-05-29
  沈丁立:“美发布“中国军力报告”的霸权逻辑”,《解放日报》,2007-05-19
  沈丁立:“中国影响力需有效管理”,《环球时报》,2007-03-13
  沈丁立:“‘谈’起来比‘僵’着好”,《人民日报》,2007-01-27
  沈丁立:“伊朗核问题 理性合作求双赢”,《人民日报》,2006-12-28
  沈丁立:“分类管理 中美关系新特征”,《环球时报》,2006-12-20
  沈丁立:“朝核问题:为重开会谈创造条件”,《人民日报》,2006-11-29
  沈丁立:“信任中国的理由”,《东方早报》,2006-11-23
  沈丁立:“我们怎样感谢非洲”,《东方早报》,2006-10-30
  沈丁立:“美利用朝鲜核试谋求主动”,《环球时报》,2006-10-26
  沈丁立:“日本现在不会发展核武器”,《东方早报》,2006-10-25
  沈丁立:“朝核问题:国际合作才是安全之道”,《人民日报》,2006-10-23
  沈丁立:“美国开始警惕日本右倾化”,《国际先驱导报》(2006年9月),2006-09-28
  沈丁立:“中美关系力求实效”,《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6-09-22
  沈丁立:“和平依然是‘基本面’”,《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6-09-20
  沈丁立:“伊朗强硬态度经过精心计算”,《国际先驱导报》(2006年9月),2006-09-07
  沈丁立:“反思恐怖主义泛国际化”,《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6-09-04
  沈丁立:“世界从混乱走向有序”,《环球时报》,2006-08-27
  沈丁立:“暂停与终止”,《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2006-08-25
  沈丁立:“谁是以黎冲突赢家?”,《国际先驱导报》(2006年8月),2006-08-24
  沈丁立:“日本还是民主国家吗”,《环球时报》,2006-08-11
  沈丁立:“世界从混乱走向有序”,《环球时报》,2006-08-04
  沈丁立:“2006年1月至3月媒体评论”,媒体评论,2006-03-27
  沈丁立:“2005年6月至12月媒体评论”,媒体评论,2005-11-27
  沈丁立:“联盟是否足以应对当代威胁?”,《华盛顿季刊》,2004年春季号,2004-03-17
  沈丁立,吴莼思:“伊朗‘核透明’背后的较量”,《文汇周刊》,2003-10-27
[关闭]
 
  2005-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